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9章 不信命的奴隶

  上回书说道:溥勋和姑娘们有自己的鲜血,调和泥土,去做祭祀用的人俑,就连通灵的蜃蛇和“狮吼骢”也贡献了自己的热血!

  但是,当栩栩如生的泥俑捏好的时候,却因为太过稀软而塌弯了。

  溥勋的目光落在了那并金鞘匕首上。

  一捧黄土,尊贵的御用金鞘匕首,溥勋的血,还有姑娘们和蜃蛇、狮吼骢承载着爱情和亲情、友情的鲜血。

  很快,泥俑便又捏好了。

  溥勋捧在手里,像敬着一尊菩萨。

  这也难怪,这里面都是他最宝贵的东西。奉献,奉献!不就是把自己最宝贵的拿出去吗?

  溥勋将那尊泥俑,摆在面前,双手合十,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姑娘们也跟着跪了下来。那匹“狮吼骢”也四蹄一曲跪了下来,那双头蜃蛇,也将脖子向前倾斜,低头行礼……

  也就是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那尊泥俑就干透了,表壳上渗出一层又红又亮的皮壳。像是盘玩了若干年的紫檀佛珠,年深日久才能形成的包浆。

  细密紧凑,不亚于瓷器。姑娘们都看得呆住了。这是怎样的化学反应呢?实在是不好解释。

  也许一百年后人们会发现这其中的科学依据吧。但现在,只能用神奇来解释。

  溥勋把玄铁剑、风雷刃,驳壳枪,都解了下来。只捧着那尊泥俑,翻身上马。

  姑娘们都没反应过来,他这是要干什么!

  巧英儿一把拉住了溥勋的缰绳,说道:“主子,您......您这是要干啥去?”

  珍妮弗也紧接着问道:“您把兵器都给解下来了,这是要遛马去?”

  “主子,您可是连睡觉都兵器不离身呀。您这是要干什么去?”云子说道。

  雅儿却有些明白了!说道:“主子,您将戾气都留下了,只带着一颗慈悲心,是要单独去闯那个结界?”

  姑娘们都急了。有的扯马鞍子、有的拽马尾巴,有的勒鬃毛。纷纷拦住溥勋的去路。

  只见他微微一笑,说道:“别担心,你们忘了!一怨气化解怨气,只会火上浇油,放心吧!”说着一个个的注视着每一个姑娘,她们都只得松了手,溥勋一松缰绳,那匹“狮吼骢”一个前跃就跳出去有三丈多远。

  紧接着,四蹄蹬开,一转眼儿消失了。

  姑娘们都似乎有些后悔了,但是,现在再想着跟去,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们根本无法找到那结界的入口了!

  上次帮她们进入结界的蜃蛇,此刻仍然蜷缩在溥勋的怀里。没了那条蜃蛇制造的异度空间的通道,她们就只能在外面等了!

  这种焦躁的情绪,在姑娘们的心里沸腾着,他们坐立不安,冷汗直冒。

  眼前,一幕幕浮现出来的,是那只被高压电烧焦的飞鸟,黑洞洞的眼窝里透漏出来的绝望,让她们颤栗不止。

  “云子姐,主子不会有事儿吧!”珍妮弗来回踱着步子,紧皱着眉头嘀咕道,她知道此刻问这种问题,谁也不会回答她,但是不问出来,心里有憋的难受。

  还是那句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姑娘们自然是着急,这边儿放下不谈,咱们先说溥勋。他骑着马,冲破结界,一直来到那块天石的边儿上。

  他翻身下马,双手捧着那个鲜血合成的泥塑,走向了那块天石。

  他走的是义无反顾,直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又进入了那个一方地狱。

  那炽热的火焰,丑陋的恶鬼,赤身裸体的受刑人,都怔住了。

  恶鬼停止了行刑,受刑人停止了哀鸣。

  他们都直勾勾的看着溥勋,眼神很复杂,有憎恨,有期待,有埋怨,有恐惧......

  溥勋暂时没顾它们,而是紧紧的攥着那尊泥俑,走到了那片火焰的中间,虽然火苗并没有烧着他的衣裤,但是溥勋可以感受到那火的炙热,皮肤被烤的生疼,但是心里却把凉拔凉的。

  他尽量让自己心无旁骛,尽量让自己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这眼前的一切。

  他反复的告诉自己,这仅仅是一次普通的布道做法而已。

  但是,他突然很难过,那是一种深深的怜悯和悲伤。

  走着走着,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地狱外的场景。溥勋心里明白,这也许就是这个如同地狱的地方,形成的原因。也就是那股能够引动天石陨落的怨气,形成的原因。

  溥勋赶紧定了定神儿,他依稀的看到,那是一个市场,一个人头攒动的热闹市场,天还没有大亮,灰蒙蒙的!市场上已经热闹起来了。一群一群的奴隶被推推搡搡的押到这里,他们头上戴着草绳,脸上烙这印章!表明他们是战争中的俘虏;腿上涂着羊血,表明他们是等待出卖的奴隶;脖子上挂着一个非常简易的破木牌,上面写着他们的年龄、出生地、技能和奴隶主给他们取的浑名。

  一群穿着华丽的奴隶主就像在骡马市买牲口一样,捏捏他们的四肢,看筋肉结实不结实;掰开他们的嘴唇,看牙齿长得怎样……奴隶贩子们,穿着布衣!向买主吹嘘他的“货物”是多么“物美价廉”;卖主就尽量挑剔毛病,抱怨价钱要得太贵。双方在那里讨价还价,争吵不休。

  但是,在这群奴隶之间,溥勋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目光如炬的人,脸上烙印的血迹还没有干,但是梗着脖子,一股子不服气得劲儿……

  溥勋停住了脚步,紧紧的盯着他!那个奴隶的贩子,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铁匠铺,那里炉火熊熊,就像是地狱中的火焰。铁匠给每一个奴隶都钉上脚镣手铐,还专门给那个目光如炬的奴隶,戴上一个铁项圈,上面刻着:“这是个尥蹶子的儿马子!”这样一行字。奴隶戴上这种项圈,就脱不下来了;溥勋知道,这也许是一个用来打猎或者战斗的奴隶。这种奴隶的命运,最为悲惨,或者被驱赶进山林,像猎狗一样追踪野兽,甚至被砍破皮肉,当作引出猛兽的诱饵。或者被主人关进牢笼中,以他们相互之间的打斗取乐,再或者被当作人肉盾牌,在战场上阻挡敌人的羽箭……

  溥勋看着他那卓而不群的傲气眼神儿。心里有些激动!这是个不信命的努力。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489章 不信命的奴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