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51章 最后一个男人

  上回书说道:溥勋他们跟着老妇人来到了一处泉眼的附近,旁边儿用翡翠原石磨平了雕上了两个字“圣泉”!

  据老妇人介绍,这眼泉因为含盐量过大,不能饮用,却为这里的人们提供了一千五百多年的食用盐!否则,他们一定会因为低钠综合症而死亡!根本无法延续血脉!

  但是,溥勋的潜意识或者说是感觉却告诉他,这眼被称为“圣泉”的咸水井,就是这个家族性别比例失调的原因所在,只是暂时还找不到什么根据罢了!

  他上前去,双手捧起了一捧水,喝了一大口,齁得他直咳嗽,旁边儿的那位慈祥的老妇人,赶紧招呼人递过来了清水,给他漱口!

  溥勋接过水碗,喝了水,漱了口,又用那个精致的翡翠小碗儿,接了一杯水,递到了雅儿的手里,说道:“你尝尝!”

  老妇人关心的说道:“先生,这水太咸太苦,姑娘的嗓子嫩,可别呛着了!”

  溥勋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老人家您放心!我们雅儿姑娘,祖祖辈辈最擅长的就是验毒,解毒!这水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雅儿听了夸奖,就像喝了蜜似的,从嗓子眼儿,一下子就甜到心里!那还在乎那些苦涩齁咸!

  她细细的尝了以后,说道:“主子!这水里面确实是有阴毒!”

  “这怎么会?我们世世代代吃的都是这口井里的盐,一百年前还好好的呀!”老妇人疑惑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走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呜呜……嘤嘤……”的哭了起来!

  ”怎么了?“

  老妇人赶紧上前扶住她!问道。

  那个姑娘说道:“死了?死了……”

  “谁!你说谁?谁死了?”老妇人战战兢兢的问道!

  “是……是张猎户!”女孩儿抽泣的说道!

  老妇人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仰天长叹。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这人是谁呀,她怎么哭得这么伤心?”珍妮弗问道!

  旁边儿的一个小姑娘说道:“是她们那一族最后一个男人了!”

  “也是这山巅世界的最后一个男人!是三十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来到这儿的一个猎户,有着超凡的攀爬的能力!”

  “先生,对不住了,死者为大,请恕老身无法陪同了。我得先去安排葬礼。”老妇人急匆匆的在侍女的搀扶下,向着一处宫殿的残垣断壁间走去了。

  同样,在扭动残破柱头,露出了一个底下空间,一片萧条之下,掩盖着的正是干净整洁的一处居所,这让溥勋感叹这些人的智慧和在自然之中一点点适应的能力!人类生活的城镇之中,丛林中的禽鸟是不会经常造访的,猎物就会变得稀疏,为了吸引更多的禽鸟,也许是为了迷惑造访者和敌人,而他们竟然舍弃了那恢宏的宫殿廊台,而不计工本的建造了这地下空间!那里面的装饰和食用具,以石器、简单的彩绘陶器、翡翠雕件为主,他们的审美也一直停留在曹魏三国时期!变化不大,显影着他们的与世隔绝和对祖先思想的高度崇拜和认同!

  “我的天,他们不会连尿壶也是翡翠的吧?“雅儿悄悄的问巧英儿!

  巧英儿压低了声音说道:”所谓物依稀为贵!这地方翡翠随手可拾,这里的翡翠碗与我们小乡村中用的大白粗瓷碗其实是一样的,并没有显得多么珍贵!“

  远远的看去,远处有一张不大的翡翠床榻!上面铺着一张硕大的虎皮!虎皮之上,躺着一个健硕的男人!但好像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这个男人也就是四十岁左右!还算不上老吧!“珍妮弗悄悄的问云子!

  ”黄泉路上哪有老少?“巧英儿悄声嗟叹到。

  ”看上去这人还是挺健壮的!怎么就这么突然死了?“雅儿也很纳闷儿!

  溥勋也觉得很是奇怪,便问旁边儿,悲痛的老妇人说道:”老人家,他死前有何预兆?可生过什么病?“

  老人擦了擦眼泪,长叹了一声,说道:”没有!昨天还好好的!这突然就……唉!天绝我也……呜呜……“

  溥勋走了上去,离近了细细去看!

  只见那男人袒胸露乳,只着薄薄的睡衣,近乎赤裸!面目赤红,双目紧闭,鼻息全无,身体僵硬,已经微微发凉……

  溥勋看了半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中风者,津液为风所鼓动而外泄,外虽润而内实燥。若加之温邪,或误投麻黄附子细辛汤等辛温发散之剂,便有鼻干,舌燥,唇红,面赤如醉,空窍生烟之患。喻嘉言谓‘伤风小恙,亦有戴阳。总由真阴素亏,风热熏灼,津夜一经蒸腾便为之枯竭,而不能上腾,以至呼吸逼迫,燥状万千耳。治伤风者,断不可不佐以清润。伤风,伤寒,汗之太过,或为亡阳,或传为阳明内实。汗之不彻,身肤作痒,面色正赤……掌生红圈,掌布红筋,长强亦之有圈。圈口若闭,命乃休矣……”

  “主子,这是验尸呢?还是瞧病呢?”珍妮弗撇着嘴说道!姑娘们站在远处,没有靠前!

  溥勋说道:“巧英儿,你过来看看!此人是何病症?“

  巧英儿虽然羞得满脸通红,但是见溥勋问自己,便羞怯怯凑了过去,虽然说在医生的眼中,只有病人,不分男女,但巧英儿还是有些心里不舒服,草草的看了一会儿,便推到了远处,长出了一口气的说道:“男女……男女行鱼水之欢,最易得是病。男女皆可得之,而多见于男。马上风,马下风,风风夺命!我记得舅舅说过,茅山上清开山祖师陶宏景曾经写过一部《延性养命录》,书中就有记述:“房中之事,可以延年寿益寿,亦可以杀人。譬之水火,知其用者可以养生,不知其用者立死。”

  舅舅就从经说过,此人言简理明,之于是事之利弊,可谓洞若观火,一针见血。舅舅说:马上风,属急性,若强救当,立死。马下风,则属慢性。此人,此人也许还有救……”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651章 最后一个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