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5章 祭祀水鬼!

  上回书说到:溥勋带着三位姑娘顺着故事里残存的记忆,在山林中转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一个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

  受到了村子里居民的热烈欢迎,张灯结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究其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男孩的降生。这个男孩出生于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之所以如此受到重视,是因为这个村子已经十年没有过男孩出生了!就连孵化出的小鸡也统统是母鸡!他们只好翻山越岭的走出几十里地,去买回公鸡崽子!但这些公鸡长成后,也从不打鸣!

  更让人奇怪的是,这里的天空阴霾了十年,直到今天才终于放晴了!

  溥勋和三位姑娘不免咂舌:“这风水布局无小事啊!那癞头和尚掐算的误了十年,差一点酿成另一个祸端!风水之术不能乱用,即用就要精准无误,丝毫只间的偏差很可能带来无穷后患!“

  这件事在溥勋的心里种下了很深的影响,提醒着他慎之又慎的去作法布局!

  但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心里想着,自己误打误撞破除了风水局,为乡亲们的生活挥散了阴霾,觉得无比的欣慰!

  同时,也为这个风水局并没有带来毁灭性的影响,而感到庆幸!

  珍妮弗甚至努着小嘴小声说道:”生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再说了公鸡不打鸣,不就能多睡一会吗?“

  溥勋听见了,瞪了她一眼,她却满不在乎的晃了晃脑袋,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往前走去!

  到了村子里,发现人们都忙忙碌碌的,脸上挂着微笑,时不时的还会笑出声来!

  村口的一个打谷场上,绑着着三头小肥猪!和上百只小母鸡!

  珍妮弗差点没笑出声来,说道:“主子,你看这是要给咱上硬菜呀!是不是要做”八大碗“呀!”

  溥勋和云子都没做声,巧英儿却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像,这架势不像是要给人吃的样子!”

  溥勋心中一惊,忙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些牲畜是要祭祀?”

  云子点了点头,答道:“主子,您看,这三头猪头戴红花,所有的小鸡也都用红绳绑住了双翅双脚!这像是,祭奠……祭祀水鬼!”说完转头问巧英儿:”英儿,你想的是不是这样?“

  巧英儿点了点头,接着解释道:“小时候,听舅舅讲,当遇到大旱时,村子里的每家妇女都各带一只鸡到河边祭河中的水鬼。让他们给河神带话!”

  珍妮弗问道:“祭祀水鬼?为啥不是直接祭祀河神呢?这不是隔靴搔痒吗?“

  云子答道:”你怎么忘了!不是有句话叫做“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吗?据民间传说,那河神整日游历于所辖的大川江河之中,几年也到不了这溪流村井之中!全靠这些小鬼儿传递消息。“

  巧英儿也接着解释道:”是啊!听老辈人说,如果祭祀水鬼的礼数不到,那河神也收不到百姓的央告请求!“

  说完指着那三头小肥猪说道:”主子,您看!那三头肥猪就是送给河神的!而那几百只帮好的小母鸡,则是祭祀水鬼的!“

  正说着,一串鞭炮声响起!一个身子已经有些佝偻的老爷子,拄着拐棍,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头上带着一副鹿角!腰中系着一串响铃!榥郎朗直响!

  刚才还喧闹的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人们的表情也从”兴奋喜悦“变成了”谦卑虔诚“!

  老爷子口中念念有声!

  巧英儿压低了声音对溥勋说道:”主子,看样子,这位老者是本村的大萨满!“

  溥勋点了点头,吩咐三位姑娘:”一会儿村民们怎么做,我们就跟着怎么做!“

  又转头对巧英儿说:”你多留心,有什么违了规矩的地方,及时提醒我们!“

  巧英儿和珍妮弗、云子都点头应允!

  不一会儿,可能是那位老祭司已经念完了祝祷词,高高的扬起头颅,向着天空发出了一声悠长舒缓的呼喊!声音如泣如诉、意境开阔、声气息绵长,旋律极富装饰性,像极了蒙古族牧人代代相承的“长调”!

  这声呼喊,犹如清晨的第一声鸡鸣,引得人群中此起彼伏,争相跟随!

  那声音简直就像是一出拍好了的无伴奏合唱!各声部相互配合!节奏、旋律都恰到好处!

  溥勋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次不是因为寒冷或恐惧,而是来源于一种艺术感染!这感觉就像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观看顶尖的声乐大师,演唱莎翁戏剧里最高超的部分!这个村子里的居民简直都具备歌唱家的嗓音!

  说句题外话!笔者也通过这件事,对“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的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各位看官,您觉得呢?

  言归正传,当这悠扬的呼喊结束,巧英儿对溥勋说到:“主子,他们这是在”喊天“,是想通过这种形式与水鬼取得联系!”

  溥勋点了点头,突然眉头一紧,问道:“等等,你刚才说他们要祭祀水鬼?我怎么没看见附近有水呀?”

  巧英儿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注意到了!确实没见着,连一条小溪也没有见着!除非……”

  巧英儿话刚说了一半儿,就见几个健壮的村名向着老萨满靠了过去!

  萨满在地上用手指写画着些什么!然后,退开了几步,俯下身子磕了几个头!

  待萨满礼毕,几个精壮的汉子手持铁锹上前来,按照萨满写画的痕迹挖了起来,很快便从土里刨出了一节铁链子!远远看去,虽然有些浮锈,但透着黑亮!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生铁!

  “榥郎朗……榥郎朗……”随着老萨满一句悠扬的“喊天”。他们解开上衣,系在腰间,光着膀子,弓着身子,喊着统一的号子,将铁链至于肩上,脚步艰难的往外拽!看得出来这铁链子十分的沉重!

  随着几个精壮汉子的拖拽,那截铁链子越拖越长!而且越拖越粗。起初只有锨把儿粗细,渐渐的竟然到了碗口粗!足足拽出来有十几丈长!

  珍妮弗往溥勋身边靠了靠,说道:“主子,我怎么看着这铁链子一头粗、一头细的,像是……像是一条大蛇!”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85章 祭祀水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