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8章 至亲至情

  上回书说道:溥勋要以泥俑祭祀,平息那滔天的怨气。

  云子和姑娘们都打心底里质疑他的这种做法!真的能够瞒天过海吗?这些冤魂,能被几捧黄土,骗过去吗?答案似乎没有任何的悬念!

  但是,正在姑娘们都觉得普逊式异想天开的时候!他说出了一句让姑娘们浑身颤栗的话:”不会只有泥土!那天石上说了!要以鲜血祭奠!我的血,应该算得上尊贵吧……“

  “主子,万万不可!您可不能有这种想法呀!”云子一把抓住了溥勋的胳膊,激动的说道。四位姑娘的泪水都被溥勋的这句话给逼了出来,她们下意识的认为,溥勋企图用自己的性命去平复怨气!

  “你们想多了!”溥勋说完话浅浅的一笑,接着打趣的说道:“一个普通人体内一般会有五千毫升血液!失血只要不超过百分之十,也就是五百毫升时!人体只需将贮存血液动员出来参加循环,甚至都不会有明显的不适。你们在军校的课程都白上了?”

  虽然,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但是,溥勋还是要流淌出五百毫升血液,仍然让她们心疼不已!但是她们都明白,既然溥勋做了决定,再想改变,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主子,您需要我们去采土吗?是需要粘土吗?不知道此处是否有这种土。”巧英儿轻声问道。

  “对,我也听说,做泥塑的泥土需精心准备,一般选用带些粘性又细腻的赤红色泥土,经过捶打、摔、揉,还要在泥土里加些棉絮、纸、蜂蜜......”云子说道。

  两位姑娘这么说,主要是想通过准备材料的由头,拖延一刻是一刻,毕竟她们心里心疼。

  溥勋却摇了摇头,说道:“不必那么麻烦!”

  说着,划拉开面前地上的枯叶,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的就有手抠出了一大捧土。

  然后,细细的捏碎,用手搓成细末。那一举一动,有一种强烈的仪式感。

  直到觉得差不多了,他抬起头深情的望了望天空,目光中充满了虔诚。

  他双手合十,嘴里姑姑叨叨的默念着什么。

  只见溥勋拔出了那把风雷刃拽了出来!想了想又插回去了鞘中!

  从贴身的一个牛皮囊中拽出了一个油脂麻花的粗布袋子!

  “这……这是初次见瞎道长的时候,他送给您的那把匕首!”巧英儿一眼辨认了出来!

  其余三个姑娘明显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都呆萌萌的看着溥勋手里脏兮兮的布袋子,使劲儿的回忆着!

  溥勋看着巧英儿,咧嘴一笑,说道:“好眼力!”

  说着便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红绸布的小包裹,放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打开来!这次露出来的是个名黄色锦囊,这明黄色的锦囊上赫然的绣着一条五爪金龙,细心的云子发现溥勋打开锦囊时手在微微的颤抖。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她们都想起来了!这是那位瞎道士带在身边细心保管的一件清宫御用之物!

  这里面是一把短刀,,刀柄是由羚羊角制作,这是相当少见的,半透明的深褐色里微微露出些橙黄和紫红,煞是好看!刀鞘由犀牛角制成,与刀身镶嵌紧密!刀鞘的表面全部包裹一层雕刻精美的黄金薄板之下,上面雕刻有九条五爪龙扭动盘旋于云雾之间,而龙嘴中的小金珠,都能够活动!鞘上还镶嵌有绿松石,珊瑚,琉璃,刀身上有两条血槽,按照规制,这叫做”双槽碰尖“,血槽中涂有朱砂,并有有两粒鎫银的滚珠,规格很高!

  在刃的根部还配有錾金银的铭文,一面是天字八十一号”和“驭龍”,另一面为“乾隆年制”款识,毫无疑问!这柄刀属于高宗乾隆皇帝。

  溥勋一直将它藏在身边,从未示人!使得几位姑娘都已经淡忘了这把匕首的存在!

  ”你们还记得吗!这上面沾有我祖先的鲜血!用最尊贵的刀!去割破血管。至少能融入祖先的灵力吧!“溥勋说道!话音未落,便一道划破了自己的右手掌心!鲜血淋漓而下,滴滴答答的洒在脚下的一小撮儿土中!

  “真是菩萨的仁心!”云子不自觉的双手合十,朝着土堆跪拜了起来!从溥勋的手中接过了匕首!

  没等着溥勋反应过来,“噗……”的一声,也划破了自己的右手掌心儿。鲜血与溥勋的混在了一起。

  溥勋动情地看着她,没有说什么。云子将匕首递给了旁边的巧英儿,她忙接了过去,没有丝毫的犹豫,深深的一道口子迸溅出炽热的鲜血。

  紧接着是珍妮弗、雅儿,好想此刻她们都没了疼痛感,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甜美的爱情,忠敬的主仆之情。

  让溥勋和四位姑娘惊奇感叹的是,那匹“狮吼骢”,也跑了过来,它将自己的舌头在匕首上舔了一下,鲜血也洒在了土上。

  溥勋不顾手上的伤口,直接像揉面团一样揉着那鲜血打湿了的一捧黄土。

  云子和姑娘们也一起动手,真如诗中所吟: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碎,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椁。

  一家人,眉目传情,惺惺相惜。

  揉了半天,溥勋捏起了一个一尺多高的泥佣。惟妙惟肖,姑娘们都忍不住赞叹。

  可是,当溥勋把泥塑放下来,想要立在地上的时候,却因为泥胎稀软且无骨,而很快塌陷了下去。

  “主子......”姑娘们都在心中上过了一丝不安和遗憾。

  “主子,泥人张的泥人儿会用竹片为骨。”巧英儿提醒到。

  溥勋点了点头,会心一笑。

  “我们这就去折树枝......”云子说着就要去。

  溥勋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树枝不能为骨。”

  说着将那把御用的匕首捡了起来,重新插入了鞘中。

  将那团泥抹在了上面。

  那是他身上唯一的一件皇族之物,是除了血脉唯一留存的祖宗之物。

  “主子,您要以这祖传之物为这泥人之骨?”云子惊讶的问道。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488章 至亲至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