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18章 痴情女誓死抗父命 多情郎开棺求殉葬

  上回书说到:雅莲,也就是老轿夫的老姑娘,三丫头被溥勋用三根大黄鱼从沐情书斋给赎了出来!

  父女相见自是一番抱头痛哭的亲情爆发,此处不再细谈。

  等缓和了下来,溥勋把老轿夫约到了馄饨摊儿,叫了六碗肉核儿的馄饨,边吃边聊起那顶轿子的来历……

  那是几年前,这顶轿子是从京城的一个大官的管家那里花一百块大洋买来的,又花了一百六十块大洋雇人抬了回来!可是这本钱贵,租金定的也就高,咱们这小地方,哪有几家用得起呀!

  所以这掌柜的,也后悔了,数落自己脑袋发热!

  但就在去年,这四顶轿子的买卖突然就来了,被县城大户沈家给一并买了去!不仅回了本儿,还挣了一百块!

  不知道是这沈家的气数尽了!还是这轿子不吉利!紧接着,这祸事可就跟着就来了!

  这里东街有个裁缝铺,掌柜的早年就丧了妻!含辛茹苦的把一个独生女养到了十六岁,这姑娘不但模样长得好,那皮肤白嫩的都能挤出水来!人称”白珍珠“!也有人说她是河蚌精转世,所以长得白!

  听到此处,溥勋不觉想起了红盖头底下那张惨白的脸!用手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珍妮弗插话道:”错不了,一定是那个让那个财主看上了!要强娶过门!“咬牙切齿的,大有先行讨伐的意思!

  云子和巧英儿也点了点头,他们也都觉得故事应该是这样!

  岂料,那老轿夫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沈家,是白珍珠的亲爹!“

  这一句话可大大出乎了众人所料,都眼巴巴的等着老轿夫解释!

  在一旁的雅莲接话道:”这事儿我知道,听一位恩客讲,有一天掌柜的喝多了酒,半夜口渴起来找水喝,正碰见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小徒弟坐在台阶上说情话!

  这才知道,自家的姑娘早就和店里的学徒赵五子好上了!

  但自己的姑娘,漂亮的都在整个县城挂了号!又是从小请先生教着识文断字的,就这么嫁给一个自己铺子里的穷小子?他不甘心!一怒之下,将白珍珠锁进了柴房,将赵五子撵出了铺子。

  他不甘心呀!不甘心自己这么一位如花似玉、才貌双全的女儿就这么过一辈子苦日子!也许真的是嫌贫爱富,也许是怕女儿后半辈子依然受穷。他竟然一咬牙,一跺脚。请了媒婆上了沈家提亲,说是做小也甘心!“

  ”哪有这样的父亲?“云子恨恨的说道。

  老轿夫却生出了无限的惆怅,低声嘀咕道:“唉!也许,他有他的难处呀!”

  溥勋见触到了他的心疼处,便忙着岔开了话题:“那沈家答应了吗?”

  老轿夫点了点头,应到:“答应了!沈家有的是钱,而这姑娘的美貌也是早就传遍了县城的!再说了,娶个妾对人家大户人家没啥大不了的!据说当时,就给了五百块大洋的彩礼。”

  ”五百块就把女儿卖了?”珍妮弗又跟了一句,老轿夫的神情又黯淡了下来!

  云子赶忙接话道:“这年头,穷人那还有活路!要怪就怪这世道!”

  老轿夫接着说道:“他一个小小的裁缝铺,虽然也算一份产业,但也只能是今天挣钱明天花,一天跟这一天走,除了供这位独生女儿读书外,剩下的钱也就仅仅维持温饱而已,裁缝铺的掌柜的可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当时就被这白花花的袁大头蒙了心,自以为给姑娘找了个好归宿。

  他回了家,跟女儿说了,可那姑娘是誓死不从,他爹就那这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已死相逼!姑娘没办法,便咬牙应下了这门婚事!

  谁料到,那姑娘在迎娶的当天,在花轿里就寻了短,一根白绫吊死在了里面!

  这裁缝铺的掌柜的,因为心疼过度,当场就疯了!才开始,是天天守着那一堆袁大头,那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后来就光着脚揣着钱上街。见人就给一块银元,然后跟人家说自己是沈家的亲家翁,有的是钱了!女儿没有白养,总算是回了本儿!有了养老的依仗!姑娘也成了大户人家的少奶奶了……

  ”唉!可怜呀!有些心善的就用银元给他买些吃的送到家里,勉强活了不到半年,就被人发现死在城外的林子里了!“

  老轿夫说道此处,抬起头看着溥勋说道:”先生,您娶亲用的四顶轿子中,就有白珍珠吊死的那一顶!想来,一定是那姑娘怨气未化呀!“

  “那轿子不是被沈家买走了吗?怎么还在轿行里?”云子问道。

  “奥!沈家嫌弃轿子不吉利,又一股脑儿给退了!但没在索要轿子钱!大概就是像去了这份悔棋吧!”老轿夫答道。

  ”那尸体呢!白珍珠的尸体,埋在什么地方了?“溥勋问道。

  老轿夫答道:”沈家以还未过门为由,拒绝让她进祖坟。给了钱,疏通了官面,打发了府里的下人,草草装殓给埋了。据说是一处僻静的林子里。具体的位置谁也不知道!“

  ”好!大体情形我都知道了!后面的事,还得烦劳您,我们得找到这姑娘的埋骨之地,才好作法渡化!“溥勋说道。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您各位就是我们父女俩的救命恩人。就是要了我的命也绝无二话!“老轿夫答应的很是痛快。

  他们没有贸然上门去沈家问,而是花了几个银元买通了府里的一个管事儿的,东拐西拐的问出了”白珍珠“的墓地所在。

  当夜,吃完了晚饭,溥勋将雅莲留在客栈中,叫上了老轿夫,和三位姑娘一起便去了那白珍珠的埋骨之地。

  正如老轿夫所说,那是一处偏僻的密林,杂草丛生,鸟鸣虫啼的,荒凉的很!

  按照沈府管事的所说,进了林子往前走一百五十步,右手的一块空地上起的坟头便是了!

  不多时,地方到了!但眼前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尾巴根儿发麻!脊背发凉……

  土丘被刨开了,像是生生用手刨开的,土上粘着斑斑的血迹,甚至指甲……

  溥勋注意到,棺材盖被打开过!

  ”难道……难道他真来了?“老轿夫颤巍巍的说道!

  ”谁?谁来了?“云子追问到!老轿夫答道:”赵五子……他说过!要来……要来殉葬!……“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318章 痴情女誓死抗父命 多情郎开棺求殉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