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5章 黑龙坠落

  老道正在向溥勋讲解“四门银锁阵”的相关内容。一片黑云自东方飘了过来。

  云子送来了一份加密电文,上面赫然写着“松下联队在辽河畔发现了暴雨中从天空中坠落的一头苍龙,向关东军司令部请示,将如何处理?”

  老道听溥勋念完电文,眉头一皱,从怀里掏出来一片龙鳞,就是黑龙在自己肩头揭下来的那一片。

  “咔嚓......“一道闪电像一柄利斧,劈开了厚厚的乌云,雨水随之倾泻而下,老道、溥勋和云子被瞬间浇透了里外的衣衫。

  但他们却呆立在了雨中,任凭雨水浇洗,惊讶得注视着老道手里的龙鳞。借着闪电的光亮看去,那鳞片由原来的黝黑发亮,变成了惨淡的青灰色......

  回到屋里以后,老道打坐在塌上,看上去心情不太好,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溥勋吩咐云子用上次黑獒带回来的密码本与松下联队取得联系,询问详细情况。

  云子答道:“不必俺们去问了,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关东军司令部的高度重视,他们之间已经开始了频繁的电文来往,都被我截获了。”

  一份份资料摆在了老道和溥勋的面前。

  根据上面对龙的相貌、体态以及颜色的描述,可以基本确定鬼子电文里提到的“坠落的苍龙”,就是他们刚刚从地下穹庐救出来的黑龙。

  坠落的位置在距离入海口20公里处。最开始是一个赶大车捎脚的农民发现了它,通过村里的保长向鬼子汇报了情况,听说发现了一条“活龙”,起初鬼子不信,经过详细询问后,只是派了一个三人小组赶过去先期了解情况。小组汇报,确有其事,回电称:“苍龙,方头双角,齿利而目张,体色正由黑转灰,弯曲蜷伏,尾长数丈,双目无神而有血色,半睁半闭,有气无力。

  当地百姓皆谓之“坠龙”,以芦席搭建凉棚,并抬水浇身......“

  云子介绍着电文的内容:“据说,周围的人们都非常积极,即便是平日里比较懒惰的人也都纷纷去挑水、浇水。而附近寺庙里的和尚都在为其作法、超度。”

  巧英儿点了点头,说到:“早先也听老人讲过”坠龙“的事儿,大多是发生在狂风骤雨的夜晚,咱这里的老百姓都认为,龙在地上受苦是天老爷惩罚它犯过的错,就像是入监服刑,刑期一满就能重回天庭。老百姓叫做”活坠龙“,还有一种叫”死坠龙“。民间的解释是龙犯了大罪,被上苍用天雷诛杀。”

  听完巧英儿和云子的介绍,老道开了口,先问溥勋:“你还记得这黑龙曾经将头伸入水中,吞噬那黑色污水吗?”

  溥勋忙答道:“记得,它饮完之后,原本混浊肮脏的水流变得清澈洁净了。”

  “那些黑水就是那九百九十九条冤魂的怨念和邪气,黑龙将它们吞噬进了腹内,一定是尚未化尽。在天际飞腾之时,被错当成了一头修炼邪法的妖兽,引来了天雷,而被误伤。此劫因我驭龙宗而起啊!它先是被我师兄拘禁,后又因搭救我们,误遭雷击,我等岂能坐视不理!”老道激动的说道。

  众人皆不敢怠慢,收拾行装准备营救黑龙。

  正在出发之际,云子又截获了一封最新的电文,是松下联队发给关东军司令部的,电文的内容是:”大雨瓢泼,视线模糊,雨停后,苍龙神秘消失。“

  众人听后,无不拍手称快!只有老道脸上严肃的表情没有丝毫的缓和。

  他坚持带着众人,按照电文上标明的位置向着大海的方向寻找。

  终于,在一个芦苇荡中发现了它。黑龙伏在泥水里,奄奄一息。

  除了心疼,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们惊讶疑惑。

  海里的动物纷纷爬上海岸,看上去正在营救黑龙。

  龙身上趴满各种软体动物,他们把身体里的粘液挤出来,涂抹在黑龙被雷电击中的地方。

  几十只老蚌,不断地喷射着海水,湿润着龙的脊背。

  数百条海蛇分布在附近的沟坎儿水洼儿里,警惕的扭动着身躯,随时准备用致命的毒汁招呼敢于靠近的人或动物。

  老道说:“你看,这就是龙。他是这大海的主人,所有鱼虾的领袖,在重伤垂死之际,这些海里的动物都不顾一切的来保护它。这就是尊者之风,王者气象......”

  还未说完,海里哗啦啦泛起巨浪,一群庞然大物向着泥泞的滩涂冲来。

  溥勋赶紧拉开了众人,其中一头巨兽冲在最前面,用身子的一侧撞向黑龙。“嗵......“

  “嗵......“紧接着又是一头......

  他们清楚了,那是一群蓝鲸,溥勋惊喜的发现,在它们前赴后继的顶撞之下,黑龙正在缓缓地靠近海岸。

  终于,黑龙回到了海里,那海面翻起滔天的巨浪,各色海兽鱼虾,在周围翻腾舞蹈,成群的海鸟环伺期间,震羽争鸣。

  以前总在书本上看到”蛟龙入海“,今天算是见了真章。

  那黑龙一入大海,立刻散发出了蓬勃的生机,扭动着身躯,仰天一声长啸,拨开海水,踏浪而去。

  过了许久,众人才在这壮丽景象中回过神来。

  却猛然发现那滩涂上,一头最大的鲸鱼留在了岸边,没能回到海里。

  溥勋等犯了难,大家正在想办法,帮鲸鱼重返海中。但还没等众人靠前,那鲸鱼突然长鸣一声,闭上了双目,那嘶鸣里没有丝毫的悲伤,但却带给了旁观的人们浓浓的暖意。它像是一头钻进了美好的梦境,沉沉的睡去了。

  珍妮弗还想上前,被瞎老道伸胳膊拦住了,他淡淡的说道:“机缘这东西,不可说,莫强求。”

  说着掏出了那片龙鳞,那凄惨的浅灰色好像变了,透出了油亮的淡紫色,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他问道:“你们听过一句话吗!“龙之逆鳞,触之必死。”龙的颈部有一块鳞片是倒生的,如果谁碰到,龙就会杀死对方。我手里这片就是传说中的逆鳞。”

  溥勋点点头,问到:”这代表着臣服吗?“

  老道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不,龙是永远不会臣服于任何人的,这只能算是感谢吧!”

  他们在返回镇子的途中,路过一个车站时,珍妮弗买了一份《盛京时报》,上面有一篇文章,题目叫“营川坠龙”,同时还配以照片,图文并茂。据说,营口市民争相观看,附近城市专程来参观者也络绎不绝,购买往返营口的火车票因此紧张起来。水产高级学校渔捞科的一名教授判定“确系蛟类涸毙”。

  他们正在兴致勃勃地讨论时,一个在车站职守的鬼子军官突然一溜小跑迎了过来,一个标准的军礼,说了声:“各位,好久不见!”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55章 黑龙坠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