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60章 水银灌顶的邪术

  上回书说道:溥勋和姑娘们,将那十几个穿盔甲的藏地骑兵,打死了十一个,打伤了一个。因为这帮人要将那些可怜的奴隶,活生生的扔进蓝莲花栖息之地。这可是尸骨无存的死法,恶毒到无以复加。巧英儿辣手绝情,还因为这帮人不问青红皂白,都对漏了行藏的珍妮弗下了死手。

  “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帮人人落的如此下场也算是咎由自取不必多说。

  但是,笼中之人,因为虐待和拷打,再加上路上的颠簸,除了慌不择路自己逃进蓝莲之地,被孢子消化掉的以外,只有一个人存活了下来。

  当大家看见笼门打开,无人看管,都拼命出逃之时,他却能做到“不动如山”!

  更让溥勋吃惊的是,这孩子两个眉毛之间距离很远,大大超出了解刨学三庭五眼的比例范畴。

  一股天然的英气喷薄而出,一种久违了的亲切感。

  “这是谁?”一个声音在溥勋的脑海中响起,“我一定认识他。我们一定见过。”伴随着这个声音,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

  几个姑娘都蒙了,他们都以为是因为这些囚徒没能得救,而引发了溥勋的伤感。但也不好直接去问,连珍妮弗都觉得此时不应该去打扰溥勋。她们只好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快,给师傅诊脉!”溥勋脱口而出,吩咐云子,“师傅?我为什么叫他师父?”溥勋迷离了,完全处在懵的状态下。

  但这个称谓似乎并没有引起姑娘们的好奇,因为她们早就看出来,这位少年剃着光头,身上是件猩红色的喇嘛袍,只是污渍已经遮盖住了它本来的鲜艳。但溥勋似乎每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

  经过云子的诊断,而那个少年,除了有些虚弱和体力不支,倒也没有大碍。

  但着实让众人刮目相看的是,他竟然眼神中毫无惊慌和恐惧,也没有激动和感激。只有平静和慈爱。

  这种表现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高僧大德在经历了危难的特殊时节,也很难保持这种空灵的无我境界。

  “不得了,这位小师傅修为了得呀!”就连珍妮弗也看出了些许门道。

  溥勋赶紧上前扶起他。走到笼子外面,那小师傅冲着溥勋笑了笑,这笑容让他心里充满了暖意。一种近乎亲情的热烈感受袭遍全身。

  云子给那少年递过来水和食物。他没有像一个饥饿难耐的人一样猛扑过去狼吞虎咽。而是先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缓缓的结果来,缓缓的开始进食,那动作和状态简直就像悠闲地广东人喝早茶。

  这份从容让他散发出优雅雍容的气度,真真是超凡脱俗,一派仙风道骨。

  见少年无恙,溥勋也放下心来。回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很是悲凉,他双手合十向着少年行礼说道:“没能救下您的同伴儿,真是罪过。”

  少年浅浅一笑,将口中的酥饼细嚼咽下,然后,开口说道:“世间机缘天定,生死由命,本不该强求,尽力便可证慈悲心,消无枉灾!”目光坚毅淡定。

  “这语气,这嗓音,这话里的禅机,真是似曾相识......”溥勋又一次愣住了,脑海中飞转思索。

  “我们认识吗?不可能!我是刚刚回到这中华大地,而这少年也绝不像曾经留洋美国。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交集……”

  “叽里呱啦……”一阵藏语的叫骂声,打断了溥勋的思维。

  他转头看向在地上挣扎呻吟的那个着甲的高阶武官。他身上的佩刀,短矛,火绳枪和弓箭都已经被姑娘们给收缴了,背剪双手捆在囚车的辕杆上。

  虽然有些垂头丧气,但是当溥勋走近的时候,还是余威不减,嘴里骂咧咧。溥勋听懂了,他在骂:惹了他的人都会不得好死!

  溥勋浅浅的一笑,向着身后挥了挥手,用藏语说道:“把他的盔甲扒掉,扔进林子里。”

  云子和巧英儿是听得懂的。他们都受过满清的宫廷教育,满蒙藏回语言是必修课。

  两个姑娘走了过来,起初这家伙依然梗着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但随着姑娘们用匕首挑断他的襻甲綢,那?银鎏金的甲叶子“晃愣愣……”一落地,他的脸色可就变了,渐渐的没了血色,白里泛着乌青,比那些死人脸还难看。

  珍妮弗和雅儿,虽然听不懂藏语,但是也看明白了,走上前去,是连打带踹,拽起被剥的只剩内衣的小子,就往抛石机上拖。

  “请饶命,请饶命......”这家伙终于服软了。没了刚才的骄傲和跋扈,剩下的只有求生的渴望和乞怜。

  溥勋使了个眼色,几个姑娘把这家伙拖了回来。

  溥勋问道:“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处死他们。”

  “为了一个诅咒!”那家伙耷拉着脑袋说道。

  事情的经过有点狗血,可以叫做因为一场私奔而引发的谋逆大案。

  这个人是当地一个很有实力的土司手下的一员大将。

  因为他的小妾跟一个长相英俊的奴隶跑了!于是仇恨化成了残暴!

  他找遍了他们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仍然不见踪迹。于是,他花重金找来了一个巫师。

  巫师告诉他,只要选用这个人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人,扒了皮,做成法鼓,并将仇人的名字写在鼓面之上。就能实现诅咒,而让仇人暴毙而亡。

  这个家伙对巫师的话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照做了。

  他找到了和这个奴隶以及自己的小妾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一对男女后,将他们剥皮处死。

  那剥皮的刑法,最是惨酷不过,是先用锋利的熊爪样的小刀,把那人脑袋上割裂成卍字形的缝儿,然后将将水银沿着伤口往里倒下去,由行刑者沿着受刑者的周身轻轻地拍打。等到皮里腠外,没一处不灌满注足这剧毒的水银。这个过程受刑人将经历极致的痛苦。

  此时的皮肉已经分离,只要拎住割破的皮口,用力向下一脱,顿时活剥成个血人儿。

  “这也太不人道了!”听到此处,珍妮弗腾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气得直跺脚!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360章 水银灌顶的邪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