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往生符

  老道自去准备,不多时便穿戴了天师袍冠,手里提了块木头从里屋出来。

  珍妮弗好奇:“哎,老爹,人家道士降妖都是拿个法器啊,桃木剑啥的,您怎么拎了截木头啊?不会是要现刻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珍妮弗对老道改了称呼,说叫“道长”显得生分,叫“老爹”显得近乎。

  老爷子倒好像十分受用。嬉皮笑脸的答道:“唉,对了!山人正是要现刻。”

  说着老道从墙角”拿“出一把刀,准确的说应该是”拖“出一把刀,那是一柄沉重的“三停冷艳锯”,就是关羽用的那一款。

  ”道长,这不是关公的刀吧?这和《关羽擒将图》画的一模一样!“面对这老顽童似的瞎道士,一向稳重内敛的竹内云子也忍不住调侃道。

  道士笑道:“正是!只是,不是关老爷当年自己用的,而是关帝庙里供的!我觉得用起来顺手。就叫耗子们给抬来了!奥,权当是借他老人家的!”

  “我的天!耗子,那得多大的耗子?”珍妮弗问道。

  “就这么大,只是数量多罢了。”老道指了指地上正在梳理乌拉草的老鼠说道。

  这柄大刀看上去少说也得七、八十斤重。那得多少只耗子,密密麻麻的,众人不觉头发根发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特别提醒:各位看官,有密集综合征的,请勿想象!后果自负。)

  老道说着将刀身翻转,刀刃朝上平放在地上,顺手抄过起了那块木头。

  珍妮弗调侃道:“人们都说杀鸡焉用牛刀,您不会是雕花要用这青龙偃月刀吧?”

  瞎道士,嘿嘿一笑,道声:“正是!”

  便拿起木头在刀刃上蹭开了,上下翻飞。似乎是成竹在胸。那行云流水的手法,像在绘就一幅泼墨大写意。时急时缓,变化多端,又像是在演奏一首琵琶琴曲。

  木头渐渐成型,倒不像是法器木剑之类。就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间,那块木头渐渐出落成一个身姿婀娜,眉目清秀的少女人偶。

  定睛一看正是“三姑奶奶”。那时的“三娘”,情窦初开,温婉娟秀。

  真是神了,这么一个两眼一抹黑的瞎子,仅仅凭着众人的描述,就能完成如此神形兼备、栩栩如生的木雕人像。让大家陡然生畏,崇拜之情如江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溥勋等人忍不住连连叫好,珍妮弗声音最响,吹捧最甚,而且是越来越响,越来越甚。与众人的真心夸赞相比显得做作虚夸。就连这个好大喜夸的老道,听着也觉得味道不对,赶忙喝住她说道:“行了,别弄得像看卖艺杂耍似的。”

  老道指着那柄大刀得意的说道:“其实,要只是为除了这妖孽,也用不着这么费事。这柄刀就足以了,只要用符咒暂且锁住尸魔,一刀下去,哼哼,定叫她魂飞魄散。”

  说完这句轻叹一声,收住得意的表情,接着说:“这柄刀是前明一个半疯半癫的铁匠打造的,锻造完成时正直月圆之夜,疯铁匠呼来众徒弟,抬刀戏耍,做了个举刀劈天式。骤然之间风起云涌,从夜空中滴落了1937滴鲜血。人们说这是天边青龙之血。这刀要杀1937人才会罢休。为了压制杀气,后人便将此刀供于关圣帝君驾前。如此神兵,斩此宵小邪物,不在话下。”

  众人细看,这刀冷若寒霜,肃杀之气令人窒息。

  云子问道:“道长,这尸魔屠戮人命,食心拘魂,可谓天怒人怨。理当雷劈电击,魂飞魄散,您为何还大费周章的要超度她呢。”

  道士低下了头,若有所思,沉默良久,缓缓抬起头说到:“她虽以人心为食。难道不是被这暗无天日的世道逼得?难道不是让那阴暗的欲望阴谋给害的?这本来就是个”人吃人“的时代,不全怪她。“说的愤慨,老道竟攥紧了拳头。

  大家沉默了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好有珍妮弗,她打破寂静说道:“这是什么木头啊?我猜必是桃木,而且是产自泰山之阳。我说对了吧?”

  说完得意的看着老道,”放屁,我是要渡人,又不是要辟邪,用什么桃木?“道士说道,”是槐木!“

  “槐者,木中之鬼也。这是株百年老槐,最能引魂招魄。”

  就这样,大家在珍妮弗和老道单调的对话中打发着时间。

  总算捱到了夜半时分,天上的月亮透过云层散出惨淡的光。

  一声凄厉的鹰啼让黑夜变得更加慎人。

  三更刚过,只见那瞎道士,突然一把抓住珍妮弗的手,脸上露出狡猾的微笑,一口咬在她右手的食指上,“妈呀,你这是要吃人啊。”珍妮弗想抽回胳膊,但瞎眼道士的手却像一把老虎钳子似的卡住了她的手腕。

  众人一惊,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

  道士松开嘴,嘿嘿一笑,戏谑的说道:”妮子啊!调皮!刚才还叫老爹,怎么一会就叫“妈呀”?“

  “您咬我干嘛啊?””你看,都咬破了......“珍妮弗委屈的直掉眼泪,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

  “我要借你三滴少女的阴时之血。”老道的脸上除了严肃,没了其他的表情。

  只见他从衣领处摸出他那支秃了毛的笔,三根手指捻着,悬在珍妮弗被咬破的手指上。

  血液在伤口中聚拢成滴,竟被那悬浮的秃笔吸了上去,不多不少,正好三滴。

  一张紫色的符纸,被道士用唾液粘在了雕好的人偶身上,在上面笔走龙蛇的写画着。

  一道小小的,仅有两寸款宽、不到四寸长的符,足足让老道密密麻麻的写了半个时辰。血写的符文发出火炭般炙热的红光。

  真正是”笔落惊风雨,符成泣鬼神!“当收笔之时,一道炸雷应声而落。划破长空,紧接着乌云密布,风如鬼吼......

  那瞎老道,用眼神让溥勋等人退入了地窨子,接着仰头看天,高声吼道,“魂兮......归来......!”

  这声音如歌如泣,空谷回音般的层层扩散而去。

  不一会儿,风更烈了,老道的发髻被吹开了,披头散发的,道袍的下摆随风飘扬,像迎风招展的战旗。

  一个白衣女子飘然乘风而至,两只眼睛血红无瞳......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24章 往生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