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昔人本应乘鹤去

  被三姑奶奶猛地推入寺门,巧英儿脚下一个踉跄,头不知道撞到了哪里,咚的一声,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巧英儿感到头部一阵剧痛,好像恢复了神识,懵懂中,一阵悉嗦之声时断时续,与此同时,好像听见三姑奶奶在和一个男人对话......

  什么“郎君,我决不负你”云云,柔情似水,百般缠绵。过了一会儿,又破口大骂,“好你个负心汉,我百般宠你,爱你,你还是弃我而去”云云。但始终不见那个男人回应。

  巧英心中不觉惊诧,这妖魔还有情爱之心?难道她不是妖,而是个被男人抛弃,精神错乱的怨妇?不,绝不会,她不是活人,身上没有丝毫生气,那隐隐传来的分明就是腐尸的霉味。

  巧英儿未敢擅动,微微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的一幕,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自己的面前是一口透明的琉璃棺材,只见三姑奶奶正在棺材中扭动着光溜溜的身子,撕扯着脖颈上开裂的皮肤。

  “蜕皮”!

  是的,三姑奶奶正在巧英儿面前像蛇一样的——蜕皮。就在琉璃棺的旁边散落着一张张完整的人皮......

  突如其来的惊惧和一股腐臭的腥气让巧英儿一阵阵的作呕。

  巧英儿默默念动萨满巫师的静心咒语,竭力让自己恢复平静。

  巧英儿想到,蛇在蜕皮的时候就是最脆弱的时候,那这个妖怪在蜕皮的时候应该也是最脆弱的时候,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想到此处,巧英儿摸出怀里的金刚降魔杵,念动萨满咒语,猛地向棺材中的三姑奶奶砸去。

  “咚”的一声,降魔杵并没有砸中那馆中的妖物,而是击中了琉璃馆的内壁,随着棺壁的震动,整个大殿开始微微颤抖,此举无疑惊动了那尸魔。未等巧英儿反应,那长长的头发便甩了过来,缠住了她的脖子,一箍一箍的紧扣,巧英儿的意识渐渐模糊。

  只记得迷离间,琉璃棺材从被降魔杵击中的地方渐渐裂开缝隙,然后像树木根脉一样向外延伸,不多时随着一声巨响,棺材崩碎,紧接着大殿里的柱梁开始颤抖,碎石开始坠落。

  三姑奶奶的头发松开了巧英儿,自己双脚一跃,纵身来到殿外,一定是她知道大殿要塌,想活埋了巧英儿。

  就在命悬一刻之际,一匹巨狼冲入,驼走了巧英儿。待她醒来时就已经躺在狼窝里了。

  后来巧英儿认出,率狼群救她的狈王,就是她年幼时救下并养大的小狼。等巧英儿意识恢复后,狼群便将巧英儿送到了瞎眼道士这里疗伤去尸毒。而道士好像和狼群早已相熟,相处像亲人一般。

  溥勋听到此处明白了,他们碰到的裸体女子就是这个刚刚蜕了老皮的“三姑奶奶”。

  听到此处,瞎眼道士搭话了:“这定是个冤孽不化的尸魔。让我替她销了这业,度化她出此苦海。不能让她再害人了。”

  说着掏出一张蓝色的符纸,一边念动咒语,一边从领子后面拎出一支秃了毛的破笔,在自己的舌头上沾湿,顿挫有力的在符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盘着腿,做起了折纸,在众人的注视中,不一会儿就叠了一只漂亮的纸鹤。

  起身,将从云子脖子上取下来的,几缕三姑奶奶的断发塞进了纸鹤的腹中,嘴里念念有词,这次溥勋听清了。道士说的是:“昔人本应乘鹤去,缘起何处留此身?”说着双手捧起纸鹤向空中一抛,说了声:“去!”

  只见那纸鹤竟抖了抖翅膀,扑棱棱飞了出去。

  “跟着它!记住,纸鹤徘徊驻足处,便是冤孽发生之地,要打听清楚来龙去脉,回来告诉我。”

  溥勋等不敢怠慢,只管紧紧的跟着纸鹤,走了足足一天,来到了一个镇甸。那纸鹤在一座朱门大院上空盘旋良久,又飞去了一家妓院,在妓馆后院临街的一间偏屋上落下,扑的一声化作了一团紫色的火焰,散去了。

  溥勋悄悄翻墙进了那座院子,发现那房门紧闭着,硕大的铜锁已经布满了绿锈,而锁上有一张已经风化了的符纸,依稀留了些痕迹。

  溥勋没有擅自行动,退了出来。将情况和云子、珍妮弗说过以后,三人来到妓院旁边的一个茶摊,找了张角落里的桌子,屏退了茶博士,开始商量对策。

  按照老道的吩咐,他们需要了解这尸魔生前的情况,了解她为何事积郁成魔。

  溥勋想来想去,想扮作嫖客进去打听,这一提议却引来了珍妮弗的一番奚落。什么探消息是假,喝花酒是真了......云云漫无边际,一通之后竟上升到”为老不尊“的层次,弄得溥勋憋红了脸,说不出一句话。

  看着溥勋的窘态,云子一笑,也揶揄道:“您不像这种滥情之人,正襟危坐的,装也装不像,定会漏了破绽。”

  接着又说,“不如我去......“

  “你去?不行......“溥勋和珍妮弗异口同声的应到,两人相互看了看,珍妮弗抢着说道:“我的好姐姐,这可是虎狼窝,你这如花似玉的,在那些人眼里,就像送到野狗嘴边的大肥肉,小心一口吞了你!”说罢还朝着云子,做了个饿虎扑食的动作。溥勋接着说道:“这回珍妮弗说得对,上次叫巧英儿只身犯险,我已经是后悔不已了,绝不会让你再陷到这是非之地。”

  三人踌躇未定,决定先找家客栈住下。结账时一摸兜,才发现只剩下了老族长给的六两多金子。这茶摊断然是找不开的。便打发珍妮弗去银莊或是当铺什么的,兑换成了银元。这么一耽搁就到了晚饭时候。

  三人刚要走,但见一个人,被从妓院里扔了出来,被守门的龟公,乒乓五四一顿乱揍。从打人者的骂声中可以断定,这小子喝了花酒却没钱付账。

  溥勋看了一眼云子,云子立刻就会意了,上前拦住打人者,给了几块银元,替挨打的男子还了账,并把他叫到了附近的一处酒楼里。

  到了雅间,溥勋示意他坐下,那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看上去猥琐狡猾。向溥勋道过谢后他压低了声音问道:“几位是想打听事儿吧?这镇子里的大事小情没有我不知道的!”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22章 昔人本应乘鹤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