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43章 深处的记忆

  上回书说到:溥勋怒吼着回应了来自内心深处的质疑,冲破了精神的禁锢,回到了那个同样“似真似幻”、同样“说不清来历”的、“长长的”、“没尽头”的回廊上。

  那一幅幅鲜艳的壁画似乎又变了。不再是烈焰滚滚、凄惨恐怖的炼狱。

  没等溥勋细看,打火机的火苗又是一闪!壁画从平面二维效果变成了全息投影的模式!和刚才一样!

  溥勋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亲切感!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天然情愫!

  而是变成了一处雅致的书房。

  透过玲珑精巧的窗棂。他看见屋里罗帐层叠,香气缭绕,一看就是个大户人家。

  “我是在哪儿?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熟悉?不!我从未来过这里!”溥勋懵懵懂懂的迈步走了过去。

  屋门外站着一个穿黄马褂,带顶戴的人,低着头,右手按住腰间的鲨皮鞘的雁翎刀,左手掩面而泣!身材魁梧的他抽泣着,为什么哭?溥勋不知道,但心里隐隐的难过,不知所谓的难过!

  看着身影很熟悉,“这是个四品侍卫!”溥勋嘀咕道。这是谁?对于溥勋,他只能默默地看着,对于眼前的情景,他只是个旁观者,就像在屏幕前看电影的人。所有的情节都是设定好的!无法更改!

  他接着往里,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迈门槛的脚步熟练自然,就像习惯了一样。这让他越发的诧异。

  考究的家具古色古香,带着浓厚的文人气息。

  紫檀的书柜雕工精湛,整齐的码放着二十四史!厚重的画案,泛着古朴的包浆,黄花梨的台面上一个个“鬼脸儿”显示着它昂贵的价值!湖笔、徽墨、宣纸、端砚均非凡品!案头清供的一柄錾银铁如意,下面压着一摞木板水印的精美粉笺!一看就是大名鼎鼎早已失传的谈笺!特别是一方松烟古墨,墨黑如漆,格外扎眼!

  ”狻猊墨!?“溥勋不觉叫出声来!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地方呀来过!处处似曾相识,又处处新鲜陌生,这种感觉很特别!就像一个人回到了前世生活过的地方!溥勋也这样想着,这会是我前世的住处吗?

  面对着画案的溥勋闻到了一股淡雅,却回味悠长的香气!不觉抽搭了一下鼻子,向四下里寻找问到的来源。

  他发现自己的右手边摆着一张湘竹制成的琴案。正如那首诗中所言:“杜鹃声似哭,湘竹斑如血。”一个个铜钱样儿的半点,暗红深沉,趁着淡黄的青皮,素雅秀气。琴案的一头,一尊紫铜的宣德炉里冒着徐徐的青烟,里面燃着上等的波斯沉香!

  ”琴呢?“看着空空的琴案,溥勋目光环视寻找,发现铺着猩红色毛毯的地上,跌落着一张断了弦的古琴。看上去古朴厚重,满满的历史沉淀感。绝对是上古遗物啊!仔细一看琴首有两个符号。溥勋认得那是战国时的楚国文字,写的是”号钟“!”号钟“我的乖乖!对溥勋来说,真是惊喜连连!进了这座小小的书房,简直就是进入了一个高质量的博物馆啊!要知道,这号钟琴可是俞伯牙弹奏过的,后来据说传到了齐桓公姜小白的手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就这么草率的扔在了地上?竟然还弹断了弦!

  真是暴殄天物!

  猛地一抬头,这时才发现,一个须髯飘逸的人坐在太师椅上,面色红润但表情苦闷,气色健康却唇无血色!只见他仰着头正在闭目沉思,从他紧缩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内心里的煎熬!

  ”他是谁?为何感觉如此的亲切!“溥勋问自己。快步走过去,仔细的端详!

  那个人龙虎之姿,眉宇间透着深厚的学养与天然的威仪,身上穿着大清国的朝服!顶戴规整,勃颈上挂着朝珠,足下蹬着青缎子白底的朝靴,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溥勋纳闷,这私宅内的书房,是个”读书抚琴谈诗文,习字泼墨弄丹青“的地方。又不是在官衙里办公,更不是在朝堂上奏事!这个官员怎么会如此整齐的身穿官服呢?换句话说,谁会到卧室里还会穿着笔挺的西装,洁白的衬衫打着领带,还穿着擦得铮亮的皮鞋?

  那是一件石青色的锦缎长袍,胸前的补子上,绣着的是四团五爪的金龙!前后都是正龙,两肩为行龙。张牙舞爪,栩栩如生,可以想象那做女红的绣娘秉烛熬夜,仔细缝制的场景!

  内里衬衣的下摆还绣有海水和岩石,寓意“海水江崖,江山永固”的意思。这身衣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由南京、苏州、杭州,也就是江南三织造订做进贡的,用料讲究,做工精良。而且在领口和袖口处都缝制有银鼠皮!端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再看到他头上带的是冬朝冠,有薰貂的围子。惟其时瞻上仰,上缀朱红色的纬穗长过帽寸余。瞻,顶子上嵌着掐丝的金龙,共有二层,金龙上镶嵌装饰这桂圆大东珠足有十颗,上衔红宝石梁二枚,均是没有丝毫的杂色。在顶子的左右两边瞻下有两条彩绣的垂带,相交于脖颈之下。飘逸不失稳重。

  这一身装束珠光宝气,熠熠生辉,溥勋认得,这种冠冕按照满清规制,应该是满清亲王冬季的朝冠朝服。

  溥勋见他穿的厚重,再加上屋内摆着鎏金的铜制碳盆,里面烧着火红的木炭,竟然没有一丝丝呛人的烟味儿。溥勋不禁赞叹,好一炉金丝碳!通过这些,也就不难猜到这壁画中所描绘的场景正是隆冬时节!

  想到此处,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在脑子里回忆起一个时间——公元1912年2月12日。

  在这一天,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同时也是自秦始皇创立皇帝制度以来的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于宣统颁诏退位了!按照清帝年号算,这一年是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正想到此处,溥勋心脏蹦蹦直跳,他凝眉注视着这位苦闷中的亲王,越看越慈祥!越看越亲切!他感觉一声融进血液里的呼唤就要脱口而出。

  正在此时,门外却传来了一声通报,”主子,多吉上师到了!“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43章 深处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