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章 春水秋山

  这种鸟到底是什么呢?溥勋和云子恨不得将脑海中的古籍都背了一边,只在《山海经》中找到一段记载:”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溥勋记得,在多吉喇嘛的卧房,曾摆着一件汉朝的三足金乌,它是太阳的代表。(各位看官不信你带着墨镜看看,你会发现太阳之中好像有一只神鸟,形似乌鸦。)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磁场?味道?抑或是黄金有其他能够购让这种鸟有所感应的物质,引得它们群起跟随。

  如果是这样,那溥勋携带的金怀表为什么没有能够吸引金乌呢?

  ”这可能是贝勒爷身上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这种磁场或者物质的传播,使得金乌无法感知!“云子说道。

  “对了,珍妮弗,你还记不记得?在贝勒爷自己进山摔伤腰胯的那天,咱们曾经试图让胖丫带着猎犬去搜寻,但尽管她挑了村里最好的狗,嗅了溥勋的衣物,闻遍了出村的每一条小道,竟然都显得茫然失措,找不到方向。”

  “对,对对...“珍妮弗答道:“是有这么回事,当时我们都吓坏了,以为是什么东西让狗中了邪!后来你回来了,这事儿就都给忘了,也没再提。”

  会是什么呢?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溥勋摸了摸胸口,略有所思的低估了一句:“也许是它。”

  云子点了点头。

  珍妮弗瞪着眼看的云里雾里,没想明白!皱着眉头琢磨着。

  溥勋也不去理会她。径直走向两个背靠背绑在一起的土匪,这一举动吓得老土匪一个激灵,将头紧紧地挨着儿子,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高声喊道:“儿啊,这辈子咱爷俩算是走到头了,你娘死得早,爹没本事,带你当了胡子,今天死在这野林子里,喂了野狼。都是咱爷俩的报应。到了下面,见了阎王,爹替你赎罪。下辈子,等下辈子,你一定投个好人家。爹,爹对不起你呀!”

  年纪轻的土匪倒也不是个软蛋,“爹,到这时候就别说这些了,当胡子是干了不少缺德事儿,但咱爷俩只劫财,从没杀过人,就算是下地狱,也不是最底下的那几层,放心爹,要下油锅,儿替你!”

  又转过头,对着云子哀求道:“这位姑娘,一看您就是个和气人,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先杀我爹!”

  “呸,这没良心的儿子......“珍妮弗骂道,说着上前,扬起手就想打。

  云子一把拦住她,不动声色地说道:“你接着说!”

  年轻土匪答道:“我无所谓,这山里的野兽打小没少吃,这一身肉还给它们也是应当的,但您能不能高抬贵手,让我挖个坑先把我爹埋了,您再杀我......“

  ”儿啊......““爹呀.....“俩人把头靠在一起嚎啕大哭。

  溥勋看着爷俩的真情告白,一半是生气,一半是好笑,还有一点为这父子之情所动容。

  “别号了,我们不杀你们。”

  俩土匪止住了哭声,齐刷刷的看着溥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溥勋给云子和珍妮弗使了眼色,命他们解开绳子,接着说道:“禅宗慧能法师早有言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们这时候能幡然悔悟,尚为时不晚,切记以后不要再为非作歹了。”说着掏出了身上的仅剩的银元和铜子,递了过去,“拿着吧!我们就剩这么多了,以后做点小买卖!”

  一老一少两个土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个接一个的磕头,哭的说不出话来,这劫后余生的滋味不是旁人能够体会的。

  老头微微颤抖着用双手接过银钱,递给了儿子,然后将手伸进怀里,掏出了一块玉佩。双手捧着呈给溥勋。说道:“这位爷,我们爷俩没什么能够报答的,这里有块玉佩我小时候放牛的时候在一个蜂窝边捡到的,一直随身带着,山上的八门先生,奥,就是师爷。说这东西有几百年了,是个老物件。缠着我要,我没应口。他便处处刁难我们。

  可他越是刁难,我就越觉得这东西不简单。本来想金盆洗手后,找当铺当了,留个棺材本的。今天好汉以德报怨放了我们,还给了本钱,我愿意将这块玉奉上。一片诚心,您别嫌弃。”

  溥勋接过玉佩,只撩了一眼,便眼前一亮。“秋山玉!”

  云子立即上前,从怀里掏出溥勋在山崖上捡到的“春水玉。”递了上去。

  两块玉从玉质、雕工来看都如出一辙,分明就是一对。只是秋山玉带着橙黄色的玉皮子,看上去真有些秋叶漫山红遍的意思。

  珍妮弗凑上前来,努着嘴说道:“爷,今天您可得给我讲讲了,啥是“春水秋山玉”啊?

  溥勋看了看珍妮弗,又看看两个土匪,问道:“你把它送给我?你可知道它价值几何?”

  土匪摇了摇头,说并不知道这是何物。

  “这春水秋山玉,是辽金古玉。这块刻鹘啄天鹅的为春水玉”。

  所谓春水玉,表现的是猎天鹅的场面。金人承袭了契丹民族游猎的习俗。一到春天,就猎天鹅。

  辽和金都擅长养鹰,养一种小型的鹰,叫鹘,也叫海冬青,被训练出来专门抓天鹅。金代皇帝每年春天狩猎的时候,先要在上风口望天,一看见天鹅来了,就命令士兵放海冬青。海冬青个儿小,天鹅个儿大,它弄不动天鹅,怎么办?海冬青有个独特的本领,它一旦看上天鹅以后,就飞得比天鹅还高,从空中一把抓住天鹅的脑袋,然后紧紧按住,一直往下按,直到按到地下为止。当海冬青把天鹅按到地下的时候,士兵就冲上去了,用刺鹅锥将天鹅的脑袋刺开,取出脑仁喂鹰。”

  “这块雕“驱狗猎鹿”的是为秋山玉!”

  “金朝人,到了秋天依然要打猎,当时主要的猎物是鹿,猎人就用鹿角做哨,呼鹿,把鹿骗过来,然后放狗将鹿围住。人们赶到把鹿杀死并以猎物内脏喂狗。因为说的是秋天的事儿,所以,秋山玉一般都要借用黄色的玉皮子,反映秋天落叶前的景色。“

  “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们舍得?”溥勋问道。

  “舍得,几位放了我们,就是重生父母,再造爹娘,我心甘情愿,决不反悔。”老土匪说的斩钉截铁,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儿子,年轻土匪点头认可。

  “好吧!这玉,和我手里的是一对,我的确有用处。便留下了。我今天没有多余的钱给你们。但是,我许给你们一千块银元,如还能有缘相见,一定兑现,决不食言。”

  两个土匪留下了姓名,“刘开山,刘有仓”便相扶着离开了。

  溥勋等他们走远后,说道:还有一层,不方便当着外人言说,这春水秋山玉虽然盛行于辽金,但因为刻画的是”驭兽之术“,所以也被后来的驭龙道士所佩戴。“

  ”你们看!“溥勋指着玉佩的鹰纹和犬纹说道,只见两只动物身上都赫然刻着”风雷纹“!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7章 春水秋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