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4章 千魂往生

  老道给溥勋和巧英儿详细介绍了“魁星俘龙阵。突然说要在子时前回阵子。溥勋不解,问道:”为何?“

  他答道:“为何?等咱回去再说!”说完立马起身,带着溥勋和巧英儿开始往回赶,在回镇子的路上,顺便到地窨子接上了黑獒和胖丫。

  临走时,老道打了个口哨,不一会的功夫,有二十多只耗子,从屋子的各个角落聚拢过来,整齐的排成了一整列,上身直立,用后腿站着。

  老道冲着它们嘀咕了几句话,很像是长官训话的样子。说的是什么?溥勋和巧英儿都没听懂,只是看着如此场面甚是好笑。

  老道离开的时候,众耗子送出来挺远,而且那一双双的小眼睛里,还带着些浓浓的伤感!

  路上无话,等他们赶回那所朱门大院已经是夜里的子时。

  他们推开堂屋的门,云子“腾“得站起身来,哗啦一声子弹上膛,吓得溥勋一缩脖子。云子见是溥勋等人回来了,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这段时间里,她尽职的守着鬼头刀,眼睛都熬红了,不曾有片刻松懈。

  安抚了云子,溥勋等人又急匆匆的来到后院,却不见了珍妮弗的踪影。

  仔细一找才发现,那个没心没肺的,早已经趴在井沿后面睡着了!四姨太和刘六的尸体都没有来的及掩埋,就扔在边上。早先还怕的要死,现在,竟睡的跟一头死猪一样。让众人连声叹气,连连摇头。

  巧英儿上前拍了拍珍妮弗,叫了几声,但这位姑奶奶,只是翻了个身,愣是没醒!

  老道笑到:“我说什么来着?!这妮子也就会耍个嘴皮子,活脱脱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指望她守着井口?即使真有什么东西从井里爬出来,恐怕都扰不了她的美梦!”

  溥勋笑到:“谁说不是呢?唉,这个......“

  没等溥勋说完,珍妮弗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大家,咂摸了一下嘴唇,说了三个字:“我饿了!”

  引得大家是哄堂大笑。尤其是老道,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

  笑完了,一回头,嘴角挂着一丝狡黠,说道:“怎么样?知道我为啥要子时之前赶回了了吧?哈哈哈哈......”

  老道的这句就话弄得溥勋和巧英儿,哭笑不得!这一路上紧赶慢赶的,那老道一个劲的催促,敢情就是为了怕珍妮弗饿肚子?

  胖丫赶忙去找厨房。很快,香喷喷、油汪汪的几碟菜就摆上了桌,大葱炒鸡蛋、豆腐溜肥肠、滑溜肉丝.....样样色香味俱佳,是量大份足!另外还闷了一锅恰到好处白米饭,每个人的碗里都分到了一块焦黄香脆的锅巴。

  一群人狼吞虎咽,没人去顾及身份和吃相儿,风卷残云一般将碗碟划拉的干干净净。

  老道吃完饭,往身后的椅背上一仰,打了个饱嗝,随口问了声,“什么时辰了?”

  巧英儿望了望天说道:“还有个一刻钟就要到丑时了!”

  老道突然坐直了身子,说道:“要干活了!丑时前要渡了那九百九十九个冤魂!”

  说着,呼地跳将起来,来到院子当中,掐指算了算,开始吩咐众人忙活了起来。

  很快,应用之物准备齐整。

  在老道的指引下,溥勋等人在井口的周围按照星宿图腾插满了引魂香,由萨满出身的巧英儿提着那盏人皮制成的渡魂灯笼,准备为那许多的冤魂铺就一条往生之路。

  溥勋按照瞎道士的嘱咐,心里默念往生咒,缓缓地拔起插在架子上的鬼头刀。随着刀尖离开刀架的一瞬间,压在刀架下的一道灵符,自焚起火。

  与此同时,后院的井口忽然掀起阵阵阴风,响起嘤嘤鬼哭之声。老道用一把法剑挑着数张燃烧的符纸,一枚一枚的点燃了那许多的引魂香,随着香火渐旺,那阴风逐渐和缓,哭声随即减弱。

  一团团磷火从井口升起,按着香火指引的路径,漂浮聚集。

  巧英儿数了数,心里一惊,那蓝色的磷火并不是老道所说的九百九十九团,而是一千零三。

  顾不得这许多了,巧英儿默念咒语,举着渡魂灯笼,领着千余朵鬼火,向门外的大街走去,这小镇子夜生活并不丰富,街面上根本没什么人。

  按照事先的交代,巧英儿将这许多的生魂引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只见老道早早地等在了那里,他打坐在路口的正南方向,念动咒语烧纸化符。一通忙活。

  不多时,从路口的正东边来了一溜马车,巧英儿数了数正好三十三驾,那一团团的鬼火,很有秩序的飘上了马车,一辆一辆,随上随走,朝着正西方跑了下去,慢慢消失在远处!

  老道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会前往幽冥之界,然后就能再入轮回了。”

  巧英儿注意到,在最后一辆马车的车窗外挂着四朵鬼火,像是勉强挤上了车。便将多出四朵鬼火的事儿,告诉了老道。

  只见那老头先是一愣,然后猛地拍了下大腿,说道:“哎,我把我师兄、师嫂还有四姨太和刘六给忘了!”

  后来又笑了笑,说道:“还好,还好,挤上了车就好。这年头!鬼差都懂得变通了。”

  一群人忙了个精疲力尽,总算是功德圆满。当夜,所有人都睡的很香!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老道领着溥勋在院里转了一遍,问他:“你看见那四道虚设的假门了吗?“

  溥勋答道:”看见了,上面还锁着银锁。这是什么讲究?”

  老道叹了口气,答道:“我师兄也是恨透了这个为了“一座贞洁牌坊”就逼死了自己女儿的王家。现在想来,他一定是化妆成了风水道人,假称要为王家驱邪避凶,用鬼头刀布了枯井下的“魁星俘龙阵”。这还不够,又在这园中设了个“”四门银锁阵”,“银”与“淫”同音,此阵不止圈住了运势,而且还旺盛了情欲,使人迷乱而不顾人伦。这就是宅子里多出秽乱之事的风水根源。

  “难怪刘六会和主母四姨太私通,纯情的三娘会看上那个相貌平平的男仆。这些都是这阵法在作怪。”

  “经此一闹,这王家也就再也立不起贞洁牌坊了!这是对他们逼死女儿的最大讽刺,也是我师兄心里最痛快的报复。”

  听到此处,溥勋赶忙取来了榔头,敲掉了银锁,砸碎了假门。

  正在此时,云子走了过来,面带急色,将一封译好的电文交给了溥勋。

  上面赫然写着“松下联队在辽河畔发现了暴雨中的坠龙......”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54章 千魂往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