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烫鹿心“

  上回说到,溥勋把老鬼子龟田勇夫请到了百花剧院听戏,龟田四郎被云子支走了。在包厢里只剩下了他们俩个,和穿着戏服的巧英儿。

  溥勋冷不丁的问道:“大佐阁下,您是不是也觉得巧英儿很像-小-彩-蝶?”这一字一顿的口气,像一股强大的气流向这龟田勇夫压迫而去。

  他看着溥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这个老鬼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惊恐地张大了嘴巴。

  各位看官,说到此处,镜头切换。还是那句话,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云子为了引开龟田四郎,陪着他来到了后厨。

  那灶上正用黄酒煨着一只熊掌,真个是香气四溢啊!龟田用力的抽搭了一下鼻子,说道:“哎呀,真是太香了,一闻就知道是一只新鲜的熊掌,一定是刚打到的吧?”

  此话一出,引得后厨的伙夫们哄堂大笑。

  云子咳嗽了一声,嗔怒到:“笑什么,干好自己的活儿。”然后回转身,看了看一脸无辜的龟田四郎,小声的用日语说道:“龟田君,您一定是一心一意为天皇效忠,对美食少有研究吧?”

  龟田尴尬的笑了笑,应到:“是的,还请云子小姐指教!”

  云子摆摆手说道:“谈不上指教,那我就给您介绍一下这道菜。”

  “龟田君,新鲜的熊掌,津血腥臭,都是不能立刻就吃的,就连当年新割的熊掌,也要等到第二年彻底干透,才能炖煮烹饪。“

  ”新割的熊掌是不可以见水,更不能用水清洗,要用草纸把血水擦干吸净。然后准备一口大瓷瓮,用筛的细细的石灰垫底,然后再铺上一层厚厚的炒米,放进熊掌后啊!还要在四周再用炒米塞的满满的,再均匀的撒上一层石灰,用鹅卵石压的严严实实的,用陈年的酒窖泥封好口。放上一年零十个月,才可以拿出来洗净烹调。“

  云子说用手绢垫着,小心的打开了锅盖,扑鼻的香气,浓厚悠长!

  看着陶醉的龟田四郎,接着说道:“这熊掌收拾干净以后啊,要先厚厚的抹上了一层野山蜂酿的“桂花蜜”,用砂锅文火煮上一个时辰。如果不先用蜜糖来炖,就算炖上三天三夜,都是没有办法下筷子的。然后再用烧的滚烫的黄酒把蜂蜜洗去,放好佐料,一开始就用文火来炖,最好用金丝枣木炭,细细的炖上三个时辰,肥而不腻,软糯但不碎烂。”

  “嗯,真是期待啊!”龟田四郎搓着双手,缩着脖子说道,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云子笑了笑,说道:“熊掌的腴润,不像是猪蹄牛筋,而更像是特厚的极品鱼唇,而且里面的小条肌肉,特别柔软肥嫩顺滑可口。”

  一通话,说的龟田垂涎三尺,直舔嘴唇,羡慕地说道:”中国的饮食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

  云子偷眼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从包厢里出来有二十多分钟了!心想“该了的,应该都了了!”

  便说到:”是啊!我也是从跟随王爷左右开始,才得以深入的了解。这只是满汉全席里普通的一道菜,以后有机会再给您介绍。走吧!我看这熊掌也快好了,咱们回包厢里等吧。“

  龟田四郎跟着云子离开了后厨,临走时不忘回头又看了一眼灶上的炖熊掌。

  两个人回到了包厢里,一看,溥勋和龟田勇夫还有巧英儿聊得正热络,而且老道也来了。

  说是听说专程冲着熊掌来的,要解解馋。被美食的期待让龟田四郎没有察觉出丝毫了异样,没有任何起疑。

  不一会儿,厨师把炖好的熊掌端了出来。

  几个人说笑着,三下五除二就把熊掌给吃完了。珍妮弗走了进来,给每个人送上一个热毛巾擦嘴,她解释道:“因为熊掌的胶质太多,如果不擦嘴,第二道菜上来,嘴就粘住张不开了。”

  龟田四郎看了看珍妮弗,自从进了包厢就没再见过她,熊掌都没吃,干什么去了?刚想问,珍妮弗却开口了!

  “吃了这油腻的东西,给两位上一道清口的凉菜,“烫鹿心”。”

  说着厨子端上了一盘切成薄片的鹿心,那刀工,切得像纸片似的。淋着麻油和香醋,撒着细碎的葱花蒜末。

  又是一道从未见过的美味,让龟田四郎把“对珍妮弗去向的疑问”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个“龟田勇夫”毫不见外的,伸手把盘子端到了自己面前,对这龟田四郎一招手,说到:“这盘鹿心可是难得之物,来来来,四郎,就让我们俩独自享用吧!”

  龟田四郎有些意外,觉得有些不妥。云子笑着对他说:“龟田君,请不要客气,我们常能吃到。这东西与熊掌不同,要吃个新鲜。今天备货不多,就这一份儿,是专为二位长官准备的,请不要客气。”

  他又看了看溥勋,溥勋也点了点头。说道:“请吧,不要客气了!这是一岁口梅花鹿的心脏,不多见的。请二位长官享用吧。”

  在龟田四郎的眼里,剧院里的这场聚会在热闹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他陪着“龟田勇夫”回了特务机关本部。

  送走了鬼子兵,老道和溥勋还有三个姑娘回到了旅馆。

  刚进房间,“巧英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道:“道长、各位恩人在上,请受小彩蝶一拜,今日各位助我手刃仇人,心愿已了,即使魂飞魄散也值了。”说着连连磕头。

  看到此处各位看官应该都知道,现在的磕头的“巧英儿”其实是“小彩蝶”的魂魄上身。

  老道笑了笑,说到:“好啊!这世上少了一缕怨念,就会多一份光明。那个龟田勇夫也是天理难容,我助你杀他是替天行道。你不必如此,我们不会让你魂飞魄散的,会助你重如轮回,超度忘生。“

  说着让溥勋从外面取来了扎好的草人,老道取了两张符,分别贴在了巧英儿和草人的身上,“巧英儿”,不,应该说是小彩蝶,哭了,好像有着无限的留恋,但她却有丝毫的犹豫,闭上了双眼,再睁开的时候,她又是巧英儿了。小彩蝶没有像溥勋担忧的那样“因留恋人世,而霸占巧英儿的身体。”

  那个草人轻轻的晃了晃,不再动弹。

  所有人都沉默着,像是在祈祷,又像是在致敬。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66章 ”烫鹿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