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3章 溥勋变“不戒”

  “能不能再给一颗?”溥勋一脸的恳切,”求求你了!“撒娇似的哀求,像一个要糖吃的孩童。

  看的巧英儿一脸的娇羞!她掏出了怀里的小瓷瓶,又倒出了一粒,递给溥勋。

  溥勋含在嘴里,嘟着腮帮子,舍不得往下咽,那表情逗得巧英儿忍俊不禁。

  ”这是花蕊作的?“溥勋问道。

  “对,但不全是,这七十九种花,每一种花蕊的采摘过程,必须在花骨朵刚刚开放后的一刻钟以内完成。要做一颗药丸需积齐三两六钱花蕊心,把它们用纯银小锅焙干,烧的柴禾得是晾干的各色花瓣,再用纯金的小铲翻炒,直至焦黄后,和入蜂蜜,还要用百年以上的陈年黄酒作引子,熬成深褐色的膏腴,再由十四岁的少女揉捏成小丸,放入腊封的小罐中,沉入深井里,待来年开春时,捞起来才算药成呢。”溥勋听得张着嘴巴,更不舍得往下咽药丸了。

  “这还是我十四岁时自己亲手制的呢!一共还有七丸。”喏!都给你!“巧英儿说着掏出了小瓷瓶,一伸手递给了溥勋。

  ”你舍得?“溥勋没去接,微笑着问道。

  ”有啥不舍得!“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愿意给!”巧英儿用极其认真地口吻答道。

  溥勋点点头,双手将瓷瓶接了过来,小心的揣进了最里层的口袋里。

  溥勋转过头看了看地上的猞猁,走上前去,伸手抓住它脖子上的皮毛,将它提起来扛在了肩头。毫不介意沥沥的残血滴在自己的衣服上。巧英儿忙上前想去接过这腌臜的猎物。溥勋冲着她笑了笑,平淡地说道:“没关系,哪有这么多讲究!”

  这在以前是断无可能的!一个衣服从不染尘的富家公子,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邋遢不羁的流浪道士!

  溥勋放下了高贵,却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在巧英儿的眼里,这个英俊的少年,显得越发可爱了!

  两个人伴着夕阳,肩并着肩走在满是落叶的山间小道上,那金色的背影像一幅浪漫温情的油画!

  他们回到地窨子,见着老道,将猞猁尸体和一水壶的猞猁血交给了他。

  瞎道士用鼻子闻了闻,说道:“嗯,够味儿!“说着拿了一道苻贴在猞猁上,说道:”扔到外边去吧!“

  说来也怪,到第二天再去看时,那猞猁既没有被野兽撕咬,也没有腐坏,甚至连血液都没有凝固,还是新鲜得很!

  溥勋被瞎道士叫到了里屋,一边拿出来一张四尺有余的蓝腊纸,一边问道:”你可知道,有句话叫做“画蛇添足”!“

  ”知道!这是个三岁孩子都知道的成语。”溥勋答道。

  “非也,我今天说的可不是你学的成语!我说的是缚蛇之术。”

  “但凡灵蛇,无日无夜不期盼化龙飞升!无日无夜不期盼着生出四足,长出双角。这就是它的执念!也就是它的弱点!”

  说着将蓝腊纸撕成一张张的小条,足有几百条之多!

  掏出他那只秃了毛的笔,蘸了朱砂,在其中一张上龙飞凤舞、一气呵成的写下了一道符文。笑着说道:“这就叫画蛇添足符!我创的!”

  说着将笔递给溥勋,说道:“你可看清了!照着写!记住,笔画顺序,顿笔行锋,都不得有误!练吧!等把桌上的符纸都写完。再找我!”

  说着,背着手溜达出去了。

  话说,溥勋这二十多年的碑帖绝不是白临的。很快他便能熟练的写这道符,与老道写的并无多少差别了。但他还是原原本本的按照老道的话,将桌上的小条,全部写完。挑了几张想回身出去拿给老道,刚一转身,却与老道撞了个满怀。

  老道接过其中的一张,用拇指和中指顺着笔画捏了一遍,点点头,笑道:“嗯!悟性不错!明日再教你一道!”

  溥勋得了夸奖,自是洋洋得意,答道:“师傅,您不如给我本符谱,我自行练习,那多方便,您也清闲!”

  老道假装嗔怒道:“好小子,刚开始就想把你师傅甩了!“

  可转念又认真起来,说道:“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本宗还真有一本功法秘籍。但如果没人指点,你看了也没啥用,单单靠书本上学来的,大部分都是纸上谈兵的”花活儿“,就像那些书呆子,满嘴的”之乎者也“,又有何用啊!正所谓”下笔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

  稍有不慎还容易误入歧途,所以我宗派道人一直都是口口相传,以身为教。

  但是祖师爷早就想到,每个人对道法的理解都难免有偏差,这个偏差如果一代代的误传扩大,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祖师爷亲手留了本宗的功法原本,是为校正偏误的规矩之物。让后辈学徒能够追根溯源,求证祖师爷之本心!

  那本秘籍,就藏在咱们上次吃面的闷面馆里,嵌在对联的背面。你们这就去取了来。”

  说着指了指溥勋腰间的秋山玉,说道,“这就是信物!”接着问道:“你还有件春水玉吧?”

  溥勋一惊,刚想问被老道一句话堵了回来,”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留好了,以后派得上用场。去吧,快去快回!“

  地窨子外面,珍妮弗此时正无聊的很,硬是拉着巧英儿去看蚂蚁搬家。正在嬉笑间,溥勋从地窨子里钻了出来。

  笑嘻嘻的一走三晃,松松垮垮的,没有了一丝一毫原来“龙行虎步”的架子。珍妮弗不禁一笑,对着巧英儿耳语了一句,”哎!你说咱们这位贝勒爷,不仅是学艺,连做派都变了,哪还有皇族的范儿?整个就是一个瞎老道的年轻版,瞧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巧英答道:“我也觉得这些天里,贝勒爷是变了。变得高兴了,变得爱笑了!变得更招人喜欢了!”

  ”是啊!原来那样多累啊,整天跟唱戏走台步似的!“

  两个姑娘相视一笑。

  是啊!溥勋从一个本不可能实现的家族使命里解脱了出来,褪去了沉甸甸的虚荣,那份轻松感不是常人可以察觉的到的!

  在姑娘们的眼里,从前的溥勋庄严肃穆,冷静儒雅,现在的”不戒“道士诙谐有趣,亲切开朗。

  这就像一个俊朗的英国绅士,穿上了一套中国马褂,人还是那个人,但感觉不一样了!让人欣喜的是,三个姑娘,包括黑獒好像都更加喜欢现在的”不戒“道士。

  溥勋只带着云子,去了镇子里。可等他俩来到街角的闷面小店,抬眼一看!对联,没了!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43章 溥勋变“不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