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5章 魂兮,归来!

  众人一阵紧张,这白衣女子正是“三姑奶奶”!

  云子扶住勃朗宁手枪,拨开了击锤;珍妮弗紧紧地拽住溥勋的衣袖;巧英儿悄悄地绕到溥勋的左前侧,准备一有危险便舍身护主......

  但三姑奶奶好像除了那槐木人偶,什么也没有看见......

  随风飘至的三姑奶奶忘情的望着这个人偶,缓缓的靠近,轻轻的将它攥在手里,贴在胸前;用掌心抚摸,用面颊磨挲。此时的她,像是在回忆着自己青春年少时的纯真无邪。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让所有观者心中,泛起苦涩绵长的心酸滋味。

  暴戾的风声似乎小了......

  突然!

  那只瞎道士养的黑獒,猛地扑向她的后背。“三姑奶奶”被按倒在地,她却没有丝毫的挣扎,甚至连笑容都没有收敛。此时的她,更像是“三娘“,柔弱无力,任人宰割,任凭撕咬。随着皮肉被一块块的咬下来,吞进犬腹,那双无瞳的眼睛竟渐渐的褪去了血色。

  直到那尖利的犬牙向柔弱的勃颈处咬去,离了躯体的头颅滚落一旁,那双眼睛仍依恋不舍的看着槐木雕刻的人偶。

  这尸魔被黑獒撕得粉碎,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皮肉被撕裂的声音、骨头被咬断的咔嚓声,在众人耳畔挥之不去。

  场面血腥残忍,就像是青海高原的天葬!

  在场的人都扭转过头去,没有人忍心去看。包括作法的瞎老道,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将脸转向了一边。

  不多时,所有的碎肉和骨渣被黑獒一扫而空,连一根毛发都没有遗落。干净的地面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只刚才还曝虐咆哮的黑色巨獒,安静了下来,缓缓的走到瞎道士的身边,卧了下去,眼角滚下了两行热泪。

  道士轻轻的抚摸黑獒的脊背和脖子上的鬃毛,嘴里像是嘟噜着些咒语之类的东西,一股平和恬淡的气息悠悠蔓延。

  不一会......

  只见那黑獒打了个饱嗝,一团磷火似的灵光,从獒犬的腹中吐出。轻盈的像一群起舞的萤火虫。缓缓的罩在了“三娘木偶“的身上。

  那槐木雕的人偶竟然活了!

  变作一个恬淡温柔的白衣女子,翩翩起身,含羞怯怯的向着老道和众人款款下拜。

  这吃人心的恶魔,经那只纯阳的黑獒剔骨食肉,化掉了凶煞后,这才是她原本该有的摸样。谁也没有想到,竟是如此的娇羞可怜!见此情景,众人心中无不动容感叹。

  道士一挥衣袖说了声:“卿-且-去,不-须-顾。”那人偶轻轻点头,像是应了,身上“腾”地着起了一团萤火。

  火光中,青烟缭绕间,她缓缓起身,飘然而逝。想必是赴了黄泉正途。

  老道叹了一声,舒缓了情绪,说了声:“唉......机缘这东西,不可说,不可说啊!”

  没有激烈的打斗,没有澎湃的斗法。就这么一只狗。吃进去又吐出来,煞气就化了?冤魂就渡了?溥勋等依然恍如梦中。

  瞎眼道士显出疲态,拖着脚步来到月光照耀下的一块青石板上,缓缓的坐了下去,静思良久后,轻轻的说了句:“你们看!云,散了。”

  这老道眼虽盲,却总是比明眼人更能体会周围微妙之变化。

  随着他这淡淡的一句,一片惆怅之情在月光下荡漾。

  珍妮弗走过去,想给老道捏捏肩膀,被他摆手谢绝了。

  缓缓地说道:“有的邪魔妖祟可以超度。但有的,就必须惩治。惩治了他,便是帮他消了孽、赎了罪。

  在这华夏大地,佛家渡人、道家降妖、儒家教化,三教相依,自成体系。有时候坏了心肠的恶人,不尊教化,冥顽不灵者,一门心思害人利己。这种人的危害比魑魅魍魉来的更深,佛法也度不得这无缘之人。那就必须除去。”

  老道顿了顿,向着溥勋转了转头,像是用闭着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接着低着头自言自语道:

  “所以,我处置了那个弄瞎我眼睛的家伙。我是给过他机会的,最后还是他自己的贪念害了自己。学了三脚猫的御兽之术,去蜂窝里盗些蜂蜜,换些酒钱也就罢了,竟然想着魇镇蜂后,取蜂毒修炼邪术。殊不知万物有灵,对贪欲恶念都有着天生的厌恶,想那小子到死也不会明白,学会的咒语符纸为何就失了效用。”

  说到此处,老道抬了抬头,无奈的笑了笑。

  ”你们见过他吧?“突然指着溥勋腰间的秋山玉说道。

  溥勋没能立时明白老道的话,迷茫问道:“啊?......您说谁?”

  “你腰间的秋山玉是哪儿来的?”老道问。

  “您能看见?”溥勋有些惊诧。

  “眼虽盲,但我心中自有明眸!你不必问我是如何知道,只需说,此玉你是从何而来?”

  “两个土匪给的!奥!他们想打劫,反被我们制住了。问了几句,觉得两人心肠还没烂透,可以回头,便放了。临走时还给了些盘缠。也许是为了报答,就给了我这块玉,说是在一个土窑边上捡到的。”

  老道微微点了点头,没有接着往下问,而是岔开了话题:”你们吃过焖面没有?这关外的焖面可香着呢?吃一口那是满嘴油啊!大火热锅,加入麻油放葱花爆香,再扔进去新鲜的五花肉,肥瘦均匀。几颗扁豆,一枚土豆,一炒,哎呀!然后把擀的薄薄的干面饼,切成细丝,平铺在上面,小火闷熟。肉香浓郁,汁厚味美啊!”这一番描述,听的珍妮弗直流哈喇子!

  道士舔了一圈上唇,砸吧了一下嘴,说道,“我累了!睡觉了!明天一早我要吃镇子上的焖面。你,背我去。”道士伸手指的是溥勋。

  这位贝勒爷一愣,心里颇有些不快,“我是何等尊贵身份?背你?”

  待要发作,但转念一想:“国都亡了,还端的什么皇族架子?”便轻轻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三个姑娘都有些意外。云子,暗暗敬佩溥勋的容人之量。巧英儿呢?只想着明天自己一定要替主子背这老道。而珍妮弗却想着,这丘老道的确是个世外高人,保不齐这回还真能唱一出“周文王背姜太公”,流传后世呢!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25章 魂兮,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