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传世之宝

  我们家有一张老照片,是溥勋(我岳父的老爷爷)和三位姑娘的合影,而他们四个人就是我们故事的主角。

  你们看,在溥勋的书桌旁红袖添香的姑娘,有着日本贵族女子的典雅温婉,她是和硕煦亲王收养的义女,比溥勋年长两岁,清王朝覆灭后,随亲生父亲返回日本,跟随名家学习忍术和剑道,18岁时,其亲生父母在与日本军部少壮派的权力争斗中被刺杀,便在中国乳母的陪同下逃往美国,与溥勋相认。

  举着来福枪摆弄的帅气姑娘叫珍妮弗,是侍卫哈铎儿与美国妻子的混血女儿,面容俏丽,完全是一副中国姑娘的容貌。她聪颖过人,乐观积极,师从美国著名军械专家罗斯福,十几岁即在业内小有名气了。

  站在溥勋身后,略显羞怯的是巧英儿,他是哈铎儿与中国妻子的女儿,与溥勋同岁,大两个月。清朝覆灭后,跟随母亲和舅舅回到大兴安岭祖地,以狩猎为生,直到19岁时,被哈铎儿找到,带至美国。

  姑娘们或倾慕、或崇拜,对于溥勋都有着非凡的情感。

  在溥勋二十五岁时,也就是公元1937年,多吉喇嘛去世了,在临终前一遍遍的叮嘱溥勋,要重回祖地,寻找“真龙”!以恢复天地间的原有秩序,恢复爱新觉罗家的天下。而这也是溥勋自懂事以来就订立的人生目标。

  溥勋决定,立即准备,立即付诸行动。

  为应对未知的危险,溥勋花大价钱向美国的军火商订购了一批德制、和苏制的军火。

  军火商约翰先生殷勤的将两大箱精心挑选出来的长短枪支,送至他的住处。

  云子问道:“小王爷,您为什么不用性能更优的美制枪械?”“我们要去皇兄溥仪的满洲国,德制和苏制枪械在中国战场上比较常见,不容易引人注目,另外弹药供给也方便。”溥勋头也不抬的答道。他正摆弄着一对崭新的“毛瑟96式手枪”,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驳壳枪”,只见他拆卸组装、压弹上膛,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哼,溥仪的?Ithink?itisjusta?partofjapan!”珍妮弗阴阳怪气地小声嘀咕了一句。溥勋的手停了一下,眼神顿时黯淡了几分。云子赶紧用胳膊肘捅了捅珍妮弗,她翻了下眼皮,低头在箱子里找自己中意的手枪!

  云子挑选了一对勃郎宁M1910型手枪,在国内被叫做“花口撸子”,在中国战场也很流行。因为该枪的枪口帽前端加工有一圈滚花,目的是在取下枪口帽时手指不致打滑,所以也被称为“菊花口”手枪。

  珍妮弗抿着嘴挑来拣去的翻腾了好一会功夫,突然眉头一展,伸手在一个皮盒里拽出一对鎏金雕花的卢格P08手枪,“德制卢格P08,这才是珍藏版手枪。”军火商约翰先生忙补充道。“这是荷兰皇室定制的,落到了我的手里。Mainlybecauseitlooksverybeautiful!Greatforyou!(主要是漂亮,太配您了!)”呵呵呵......他这句话引得珍妮弗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清纯可爱。仿佛她手里拿的并不是什么杀人武器,而是一盒散着玫瑰香气的桃红胭脂。

  巧英儿,恭敬的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光里闪着羡慕和羞怯。珍妮弗双手横端着两只卢格,左右比划着,偶然注意到巧英的举止,张口问道:“唉,小仙女儿,你怎么不挑啊?没喜欢的?”巧英赶紧收住目光,怯怯的立着,用余光扫一眼溥勋。没有主子的话,她是不能枉动的,这种根深蒂固的忠顺,是入了骨髓的,万难更改。溥勋会意了。略加思索,从木箱里端出一杆莫辛纳甘M91-30狙击步枪,先递了过去,又挑了两只“纳甘M1895左轮手枪”,说道:“你是个好猎手,据说你所打的猎物都是一枪毙命的!而且只打眼睛,不伤皮子。今后,你就是我们的狙击手了。这两只左轮也给你,这枪不卡壳,你能用顺手的。”巧英儿快步上前双手接过,极力收敛着心中的窃喜,诺诺的应道:“谢贝勒爷赏!”一双杏眼水汪汪的,满是娇媚。

  随身的武器挑选停当,溥勋有对约翰先生说道:“我需要一架飞机和一个飞行员。”

  约翰稍一犹疑,说道:“您要去哪儿?”

  “中国东北!“

  ”NO.NO,NONO......“约翰的头要的像拨浪鼓,“飞机的油箱不够,中途有没有地方加油,所以没有飞行员会跟您去的!”

  “那我自己来开!”溥勋答道,

  约翰的眼神里有着明显的讥讽和嘲笑,“飞机可不像这些枪,价钱一般人是无法承受的!”

  溥勋看了看云子,姑娘转身从里屋拿出了一张瑞士银行的本票递给了约翰。

  约翰看了上面的数额,立刻变得满脸堆笑,马上改口说道:“没有问题,只要你的价钱合适,我可以给您买到任何东西,包括罗斯福的配枪!呵呵!”

  一副唯利是图的商人嘴脸,让溥勋生厌。

  云子说:“约翰先生,剩下的钱算作定金,如有什么需要,我们会给您发电报!”

  约翰满口应承,向溥勋行了礼,退了出去。

  溥勋看着他的背影,皱了下眉头。

  转头说道:“大家都带些结实耐磨的衣服,随身的弹夹要压满子弹,备用的枪支和储备子弹,罗斯福先生会打好包,在我们跳伞时同时空投,我们去的是一片根本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大家要把日常需要之物和足够三天的干粮和水装进伞兵包。去准备吧!”溥勋命令道。

  大家各自散去后,巧英儿跟着溥勋进了卧室,帮主子收拾衣服,溥勋示意她关门,这弄得巧英儿好一阵难为情。溥勋忙解释道:“你陪我找件东西,多吉上师留下的。”他们在衣柜摸索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最后在暗格里翻出了一个老旧的皮匣子,掸了掸厚厚的灰尘,慢慢的打开。9层锦缎里仔细包着的是一件贴身穿的软甲和一把配着皮雕刀鞘的匕首,巧英儿伺候多吉上师也有7、8年了,却从未见过。那软甲异常华丽,用金银丝绣着朴拙的龙纹,正中镶着块椭圆形的护心镜,就像一片巨大厚重的鱼鳞,在灯光的辉映下闪着幽幽的磷光,一股摄人心魄的神秘感直逼发根……

  溥勋轻轻地托起软甲,毫无隐瞒的向巧英儿介绍道:“这是龙涎铠,上面镶嵌的是龙鳞经,据多吉上师说,这金丝织就的软甲里浸润着龙涎,你轻轻抚摸揉捏时,它柔软如云,但当利器猛然来袭时,它将变得坚硬无比,(这类似于现代的剪切增稠液,功能类似现代防割服,普通刀斧弓箭都可以轻松抵御)。这鳞片来自一条佛前侍架的护法神龙,你知道龙之逆鳞吗?这就是龙颈部的那片逆鳞,上面有一位得道的活佛用舌血抄录的伏魔经,除了能防刀斧羽矢,还可震慑邪灵。”

  ”据说,我太祖高皇帝遇明军追杀,就是因为穿着这件宝甲,才引得神鸦天降,铺满身体,让明军误以为只是一具战死的清军尸体,才逃过一劫,这就是神鸦护主的故事,历史真是造物弄人,明朝朱棣皇帝赠与大喇嘛的宝物经过鬼使神差的护佑了我大清的太祖。“溥勋自顾自地说着。

  溥勋放下软甲,在匣中取出了一把配着皮雕刀鞘的匕首。

  “这是风雷神匕首。”溥勋说道。

  匕首长约8寸,宽一寸有余,厚近半寸,刀刃及刀柄为一块陨铁整体锻造而成,刀柄两侧各雕雷神、风神。刀背上的花纹,是篆书,字迹极小,笔画却深刻有力,记述的是匕首的来历:天降陨铁,引雷火炼之,累月乃成,期间冬雷滚滚,朔风不止,刃成乃息,谓之“风雷刃”。断金锉玉,吹毛利刃,炉火不熔,过水不锈,蓄雷吟风啸之威,百邪莫敢近百尺内。”

  匕首配的是犀牛皮制的刀鞘,包浆润泽清腻,闪着岁月的光华。深赭的底色上泛着犀牛皮特有的蓝色暗斑。鞘上绘制的五彩风雷纹,纹理精美清晰,色彩鲜丽中带着岁月积淀的古朴厚重,却丝毫没有因年深日久而脱落的痕迹。

  “上面的纹路是皮匠在活犀牛的身上通过刺青的方式纹上去的。经过犀牛自然的生长,颜色纹路已和皮革完全长合在一起了。”溥勋说。

  巧英儿听得入了神,仿佛龙吟之声已在耳畔……

  说着,溥勋沉默了良久,似乎在回味着两件宝物所寄存的历史沧桑和试图探寻其中不为人知的秘密。

  巧英儿痴痴的看着溥勋,不敢打扰。

  “来,伺候我穿上。”溥勋止住沉思,轻轻的叹了口气,将软甲随手递给巧英儿,姑娘小心的接过来捧在手里,几乎是战战兢兢的打开,为溥勋缓缓的套上两个袖口,又轻步转到他面前,小心的,一个一个顺着将盘扣机上。扣子是一粒粒比花生果略大些的圆珠,光滑闪烁,就着吊灯折射出七彩的虹光。巧英儿不自觉将手指和目光都停在了最后一个扣子上。

  溥勋注意到了,轻声的说道:“这扣子是砗磲,不是海里的,而是昆仑山上的。”

  “主子逗奴才呢吧?””这山上哪有砗磲?“巧英儿随口问道。语句里有娇嗔,更多的却是恭顺。

  溥勋淡淡的说:“是在昆仑南渊滚落的一块上古冰魄里采出来的,按道理说是应该化石。但这是在砗磲还活着时就瞬间封进了冰珀里,据说采出来的时候蚌肉还是新鲜的。“

  巧英儿咂了咂舌头,未再多言。

  ”什么蚌肉啊,你们瞒着我们自己炖汤喝,这不够义气。“门被推开了,珍妮弗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溥勋笑道:”看看,一副王熙凤的做派!“既有无奈又有调侃。

  ”什么王熙凤?“面对珍妮弗的追问,溥勋并不作答,只是看看巧英儿。两人俩人眼神轻轻一碰,

  巧英儿连忙退后了两步,笑而不语。其实巧英儿是喜欢珍妮弗敢说敢做的性格的,也可以说是羡慕,每次珍妮弗和溥勋斗嘴的时刻,她总能体会到一种莫名的畅快,也许我也可以这样和溥勋玩闹,她总是在思想的深处这样臆想着。

  珍妮弗不依不饶,一边过来央求巧英儿:”小仙女,你就告诉我吧,他是不是又在骂我?“一边狠狠的瞪了一眼溥勋。

  巧英儿,缠她不过,轻声说道:”就是说你,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溥勋接话到:”这是夸你呢!夸你热情活泼。“

  ”这还差不多“,珍妮弗嗔怒道:”差点忘了正事。“只见她拿出了一张二尺来宽的泛黄丝绢,铺在溥勋的书桌上,用手点着一处朱砂标注的地方给溥勋看,屋里的气氛瞬间冷却了下来,溥勋的眉头越皱越紧,巧英儿不觉打了个冷战......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2章 传世之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