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执念不化 苦难不已

  溥勋笑了笑,问道:“这位爷怎么称呼?”那人忙上前一步欠身答道:“贾三,叫贾三就行。”

  溥勋看了看这个贾三,一副彻头彻尾的地痞流氓相,没有急于切入正题,只是悠悠的说:“贾爷,看您也是个体面人,怎么还欠着花酒钱?”贾三咽了口唾沫,有些尴尬,溥勋接着说道:“想必贾爷是一时钱不`凑手!”说着给珍妮弗递了个眼神,她随即从身上掏出了十个银元,放在桌上。只见贾三眼都直了,溥勋看得真切。缓缓地端起盖碗,刮了刮浮在水面的茶叶,轻轻地抿了一口,又将杯子缓缓地放在桌上,抬眼看时,那贾三眼巴巴地等着溥勋发话。

  “奥,贾爷不必客气,一点小意思,权且应急。”溥勋不紧不慢地说道。

  贾三忙上前将柱上的银元划拉到手里,哈喇子差点滴在桌子上。一边陪着笑脸说道:“您看看,这是怎么话说得,一见面就让您破费,您看,要是再客气就显得外道了不是!等我时来运转,一定加倍奉还。”

  溥勋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来日方长,等贾爷发达了不要相忘就是了。”

  贾三倒真是个聪明人,整日在街面上混,端的是个通宵人情世故的。

  往前凑了凑,一本正经得说道:“这位爷,您想打听什么?只要是这方圆20里地面上的事儿,即使我不知道,也能帮您打听到。”

  溥勋说:“这是我的点儿私事......“没等朴勋说完,贾三便接话道:“我明白!出您口,入我耳,我绝不带出了这个门。”确实伶俐得很!

  ”我原有个妹妹,小时侯被人拐走了,前段时间竟给我托梦说死在了窑子里,我便循着梦里的样子找到了这里,你可知道这妓院可死过姑娘?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溥勋苦着脸信口胡诌道。

  这一番话差点让珍妮弗把刚喝进去的雨前茶给喷出来。

  溥勋瞪了她一眼,但贾三并不在意,略一思索,答道:”爷,是不是您妹妹,我可说不好,但您若是想问这窑子里,这几年死的姑娘,我倒是认识一个,叫”三娘“。“

  ”三娘?“溥勋一惊,”奥,你接着说!“

  ”这位爷,看来答得对了路,这三娘原本也是大家闺秀,是镇上乡绅王财主家的独生女,因在近亲族中排行第三,所以唤作三娘......

  这“三娘”,自小便容貌姣好,皮肤白皙,冠绝群芳。到了二八年华,更是出落得美艳动人,楚楚可怜。不少大家公子,高官巨贾都来提亲,可这自小骄纵惯了的“三娘”,愣是一个也没看上。却私底下喜欢上了王财主四姨太身边的一个小厮刘六。这刘六人如其名,流里流气的,比三娘年长个5、6岁,早在世俗街巷,花花世界里磋磨成了情场老手。一个情窦初开,闭锁闺阁的小姐怎会是他的对手。没几天便被骗上了床。

  于是王财主,不得不将心爱的女儿嫁给了这个男仆,但不甘心的老爷子自此一病不起,没两年就死了。

  这个市井无赖一般的人物,便陡然而富,成了这偌大家业的继承人。开始时,还能对这位三小姐嘘寒问暖、呵护有加,但渐渐得便冷淡了,整日里花天酒地,狎妓赌钱。

  这也倒罢了,可偏偏有一天,这三小姐正巧碰到了这刘六和自己的主母兼名义上的岳母,也就是那个四姨太在房中***这才知道,这刘六与四姨太早有私情,他接近三娘,促成好事均是听了四姨太的教唆,为的就是抢骗家产。

  这三小姐哪里肯罢休,在府中大闹,头撞香案,毁了如花的美颜。

  刘六虽然心生怜意,但那后母四姨太醋意大发,竟偷偷的将三娘买入这家妓院,因为容颜被毁,三娘只能接待最低等,最肮脏的嫖客。可怜了这仙颜美玉,就这么被糟蹋凌辱含恨而死啊。

  溥勋等人听后无不动容,就连贾三都讲的动了情,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

  溥勋又侧面问了,那纸鹤盘旋的朱门大院正是王财主的庄园,而妓院里纸鹤化身自焚的偏屋柴房,就是三娘离世前最后的住处。到此便已确信,贾三口中的“三娘”就是“三姑奶奶”。

  又费了十块银元托这贾三,打听了埋“三娘”的乱葬岗子。可是再想花钱找人带路,却无人敢应了。说是那地方邪得很,自从埋了三娘怪事频发,还死了几个人,便无人敢去了。

  溥勋等只好回了瞎眼道士处,向他详细说了经过。老头听着听着被三娘的遭遇所触动,竟号啕大哭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众人也皆沉默无语!只有窗外的山雀凄厉的啼鸣,像是唱着悲歌。

  只见那瞎眼老道突然止住了哭声,挥手招呼那条黑獒,耳语了几句,那黑狗飞也似的跑了出去,大约两个时辰,那黑狗叼回了一具蛇尸。

  众人都不解其意,珍妮弗嘀咕了一具:“道长,您这是想泡酒啊?”

  道士笑了:“泡酒自然不错啊!这可是条有了道行,快要飞升的灵蛇。机缘这东西,不可说,不可说啊!”

  指着蛇尸道:”这是我吩咐黑獒去埋三娘的乱葬岗子捡回来的,这原是一条要成精的蛇,为了渡劫飞升,便想到了借尸还魂的办法。

  碰巧找到一具怨气不散,入土而不化的尸身,也就是刚死不久的三娘。便舍了蛇身将自己的灵体精魄,注入了三娘体内。不料三娘怨念深重,怨气拒住了魂魄,不得超脱。形成的强大压迫力量,竟然反噬了蛇仙的灵体,靠着蛇妖的修为灵力,死而复“活”。

  所以它不同于一般的僵尸,只是行尸走肉,而她却有思想有神识;也不同于一般的游魂怨灵,仅仅是一缕意念,她却有肉身实体。

  因吞噬了蛇仙精魄,使她能月月通过蜕皮保持肉体鲜活,但每次蜕皮就如同一次重生,前世冤孽历历在目,如同场景再现。也就是巧英儿所听到的三姑奶奶和男人的对话。

  每月十五日她需要靠着少女的心来保住修为,留住容颜不老,相当于每个月就经历一遍前世的痛苦,再加上被害少女的幽怨,这怨念便修炼的越来越深,痛苦也越积越重。等一朝成魔必成人间大害。“

  说完沉思须臾,冷不丁站起身来大喝了一声:“好!”吓了溥勋他们一大跳。

  接着用沉重又带些兴奋的声音说道:“看我明天渡了她!”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23章 执念不化 苦难不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