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72章 棺材上的彩绘

  上回书说到:那附身珍妮弗的女鬼,原形毕露,突然扑向了溥勋,但却被龙涎铠上的伏魔经镇住了,最后化作了一缕青烟!

  珍妮弗又恢复了原貌,华服没有了,依然是那件橙黄色的小牛皮猎装!

  按道理说,这附身的厉鬼被降伏了,这肉身的本主也该醒了!可是她却依然闭着眼睛!

  云子说是睡着了,大家一通笑!溥勋也戏谑道:“趁着没她捣乱,咱们看看这棺材上的故事!”

  话虽这么说,平日里虽然经常让珍妮弗惹得心烦,但他还是俯下身子去摸了摸珍妮弗的额头,将那个“女人”磕头时沾上的土渣给拂掉了,看着微微的红肿,有些心疼。

  云子围着大红棺材绕了一大圈,越看眉头皱得越紧,她连着看了两遍,直起身子,看了着溥勋,又看了看地上的绣花鞋,抬头说到:“主子,这双绣花鞋上承载着一个诅咒!”

  溥勋边看那棺材上的画面,边听云子介绍。

  “主子您看,这每一幅画就是一个片段,你看着一副,这是娶亲,红轿子八人抬,迈火盆、挑盖头。”

  溥勋点了点头,说道:“看这派头,是大户人家明媒正娶的典礼仪轨。”

  云子用手一指画中新娘子的脚,说道:“您看!这鞋是不是特别的眼熟!”

  巧英儿答道:“对,就是那双”十果花履“!”

  云子点点头,一副一副的接着讲解那棺材上的故事……

  话说:在一个热闹的婚礼上,轿帘一挑,一个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从花轿中走了出来,一双不到三寸的小脚,有意无意的从裙摆下显露了出来!引得旁边男女老少啧啧赞叹。

  看那画面上,有的人物作咋舌惊叹状,有的三五成群,窃窃私语,还有人群中的一个人物,画工着墨最多,只见他面目清秀,身材魁梧,双眼注视着新娘子的三寸金莲,一脸的的痴迷,而右手正在自己的胯下摩挲!

  这画面是如此的生动,人物百态勾勒的淋漓尽致!让溥勋很是尴尬,云子和巧英儿也是面色红晕!

  溥勋故作坦然地说道:“看来这故事里有红杏出墙的桃色情事!”本来是想将这画面,拉回到学术层面去分析,可是“红杏出墙”几个字一出口,两个姑娘同时低下了头,抿着嘴唇,含羞带雨的都没有答话!这一下却让氛围显得更加的尴尬了!

  溥勋只好“咳咳……”的干咳了两声,缓了缓,说道:“咱们接着往下看!”

  第二个画面来的更加香艳,原本云子是看过了的,但这次溥勋在旁,她羞得转过了头去,脸上更红了!

  这次画面分了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在闺房中的场景,共有两个人,一个是那位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头依然盖着,只着一件绣着鸳鸯红兜兜。骑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从他的红色的瓜皮帽上可以断定,这是新郎。图画里,红罗幔帐,金钩轻拢,烛影摇摇,香薰袅袅,一派温柔乡里的梦幻之境。而床上的新娘除了红兜兜,还穿着那双精美的“绣花鞋”!

  光看这一张图,除了新郎略显得有些纤瘦外,倒也透出些琴瑟和鸣,你侬我侬的情愫!

  岂料到,下一个画面风格突转!那新郎蓬乱着头发,跪在床前!新娘子以帕掩面,泪珠连连,用手点指着丈夫的脑门。脚上依然是那双大红底子的十果花履”绣花鞋“!

  另外,三个人还注意到了一个让人豁然明了的细节!就在新郎的身旁,画着一只瘦瘦的公鸡垂头丧脑!

  “他,不行!”云子随口说出了一句话!登时被自己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巧英儿也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轻咬着嘴唇,装模作样的整理着袖口。

  溥勋没有说话,而是带着她们去看下一个画面!

  中国传统文化的含蓄,在这幅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个幽静的小院子里,那位穿着“绣花鞋”的婀娜的妇人正娇羞的看着墙头上的一只公鸡,脉脉含情。那公鸡与刚才新郎脚边的可不一样!气宇轩昂,仰头哞日!

  而一墙之隔的院外,一个清俊的男子正深情的抚弄着瓦檐下一支秀美的红杏,温柔火热!那红杏伸展着花枝,扑在男子的怀中,随风挥洒着心蕊里香气!

  这是何意?我想不必再用污秽的语言来形容描述了!因为创世会屏蔽!

  大家会心的的点了点头!将这情景当成是文学艺术作品来欣赏,当作禅机哑谜来猜度!倒也坦然平静!

  溥勋和两个姑娘继续看下去,然而却有些懵懂了!因为这画面越来越晦涩难懂了!

  这是一幅中规中矩的田园风光图!

  一所院落,清净雅致!旭日初升十分,长长的窗影!铺在地上,在东侧厢房的窗户上放着一盆植物,结满了累累的果实。叶子却刚刚发芽!门边露出一只女人的小脚,依然是穿着那漂亮的绣花鞋!

  这是何意?溥勋皱起了眉头!嘴里咕叨着:“这是什么植物?”云子答道:“看果实倒像是”柿子树“!可为什么才刚发芽就结果了?”

  巧英儿嘴里嘀咕着:“窗台上摆棵柿子树,才刚发芽!这是啥意思?”

  听她这么一讲,溥勋灵光一闪!说道:“东窗事发!”

  云子不解,随问道:“您说什么?”

  溥勋一笑,解释道:“这窗户在什么方位?”

  巧英儿答道:“看太阳的方向,应该是在东面!”

  “那这花盆里的植物是啥?”溥勋问道。

  云子答道:“看果实像是柿子!”

  “而且是刚刚发芽的柿子!”溥勋补充道:“所以这是一个哑谜,”东“边的”窗“户上”柿“子树”发“芽了!叫做”东窗柿发“!”

  果不其然,下一幅画面印证了前面的哑谜,只是画风有一次发生了突变,从一副田园风光的水彩变成了一副血淋淋的炼狱图!

  那只雄壮的公鸡身首异处,在血泊中抽搐。那个新娘子悬在了房梁之上,舌头伸出来尺把长!而裙子下双腿从踝骨处被斩断了,鲜血沥沥!而那双几乎每幅画面中都会出现的绣花鞋,却连同这女人的双脚一起不见了!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72章 棺材上的彩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