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0章 打棺材童子尿熬漆

  上回书说到:那个行商经历了生死之劫,看透了红尘百态,算是顿悟了!舍了五百两银子,按照和尚的嘱咐,大半夜的赶着骡车,去了一出荒村的路口!

  烧了香,拜了北斗七星,准备开始砍树!

  各位看官要问了,怎么这么麻烦?不就是砍棵树吗?还得烧香拜星的!

  玄妙的东西不好解释,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一棵树,特别是老树,在生长的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的生态系统,树干上的虫子、虫卵,树洞里的狐獾鼠兔,喜鹊窝里的斑鸠!树皮缝里的蝎子蜈蚣,树荫下纳凉,树杈上偷鸟蛋的毒蛇。

  先不说这些东西有无灵性!但是那百年来吸取着日精月华的老树,便不可等闲视之!怎么?植物你就瞧不起吗?他们发起威来,可厉害着呢!

  这行商拜完了星宿,心里踏实多了,和尚详细的讲了如何去做,自己都记熟了,现在的他可以称得上是“艺高人胆大,大将胆气豪”了!

  一手抱着香炉,一手提着那柄磨的雪亮,开了光下了咒的斧子,就直奔正对开阳星的那棵老槐树过去了!

  把香炉放在自己脚边儿,打开包裹它的红绸布,往手心里啐了两口唾沫,双手握柄,对着离地一尺的树干,抡圆了就是一斧子。

  结果,随着斧子刃劈进树干的一瞬间,一股鲜血滋了出来,喷了行商一脸。而且树干的缺口处还呼噜呼噜的往外流。

  这要是换了旁人,一定得把魂儿下掉了!至少也得吓晕过去或者惊叫着跑开。

  但他却不慌不忙,因为砍树喷血这个情节,和尚已经提前交代了,他有心理准备,而且也有应对之法。

  只见他顾不得擦脸上的血水,而是迅速的猫下腰捧了一把香灰,拍在树干的伤口处。

  说来也奇了。树干上的香灰就像是涂抹在伤口处的止血药,那红色的血状汁液果真不留了。

  行商微微一笑:“这和尚确实不是凡人。”他知道剩下的就是纯粹的力气活了。

  如法炮制,他按照癞头和尚先左后右的原则,一口气砍断了五棵老槐树。

  随着最后一斧子下去,最右边的那棵槐树轰然倒地,他回头一看,那香火正巧即将烧尽,时间刚刚好,这行商抹了把汗,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有些后怕,如果刚才,他在任意一个环节稍一迟疑犹豫,耽误哪怕几秒钟,恐怕就会功亏一溃啊!

  他按照吩咐将五棵槐木连拉带拽弄伤了骡子车,连夜进了一家百年历史的棺材铺。

  因为提前交了定金谈好了价钱,所以当晚棺材铺的老板亲自在铺子里等着呢!

  一下车,行上就感受到了棺材匠的专业素养。心里赞叹道:“真不愧是百年的传承,规矩都不用教!”

  他已经在后门的地上铺了厚厚的香灰和纸钱儿。穿这一身黑色的衣褂。他叫了几个杠房的老伙计,像抬棺材一样把木材抬了进去。

  他拜了祖师爷,神龛里一个古朴的铜人,那形象是个披坚执锐的将军,行商一愣,一句“怪了!”脱口而出。

  那棺材铺的老板一回头,犀利的眼神里带着冷峻的寒意。

  他不敢再说话,但心里却留下了一个疑问!这尊神衹是谁?

  那棺材匠从神龛后面取出了一个工具包,小心的擦了擦上面的尘土,带着小徒弟进了里屋。

  “哎!”行商还想嘱咐两句,但棺材匠头也没回的说到:“三长两短槐木棺,血煞浸透前世冤。朱漆层染十九遍,百年如新魂不见。”

  “呵!他倒是明白的很!还有口诀呀?看来每一个老手艺人都是不容小觑的!毕竟他们背负着成百上千年的传统和多少代人摸索出来的经验!”

  行商完全放下心来,只在旁边观瞧着查数,却也不再做声多嘱咐什么了。

  只见木屑横飞,每一片上都浸润着槐木不该有的红色血丝纹路!

  屋内光线很暗,但那棺材匠竟然连墨斗都不用,仅能凭着眼里取直木板!端的是让他心生敬畏!

  三长两短打成了棺材,配了一副沉重的棺盖。用刨子刨成的板面儿,竟然光洁如镜,没有一丝的毛刺!

  那棺材匠将地上的木屑拢起来,见了些血丝花纹密集的,放入了一口大锅,倒上了提前预备的两桶童子尿!用剩下的废料烧火,像是要熬制什么!

  行商问立在旁边观瞧的小学徒道:“您师傅这是?”

  旁边的小徒弟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见过,只是低声答道:“我师父自从您交了定钱,就连夜带着我们去挨家挨户的央告,求童子尿,都是亲手接的!仔细着呢!师傅说这是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不能破!”

  “是为了避邪吗?”行商自顾自的嘀咕道。

  棺材匠头也没抬,就在喉咙里挤出两个字:“熬漆!”

  果然,等尿被烧开了,咕嘟着冒泡时,他又命小徒弟倒进了一桶桐油。又接着熬了半个时辰才好!

  “尿液能熬漆?”行商心里直犯嘀咕!

  但当热气散开,他看到大锅里的东西时,所有的担心都没有了!

  那是他见过最鲜艳,最红的透亮的大漆!

  而且这漆干的神速,刷完一边,立马就干透了,可以接着刷第二遍,一十九遍,只刷了一个时辰多一点!

  就这样打好了棺材,临走时,棺材匠又把一瓶童子尿熬得透明树胶递给了“行商”,只说“你会用得着!”便关门上板,回去休息了!

  他离了棺材铺,又去南纸店买了颜料和狼毫笔,一并置于骡子车上,挥动鞭子往回赶。

  回到家中,见了胖和尚。那和尚将棺材大头朝北摆在了堂屋里。

  将行商赶了出去,闷着头画了足有一天一夜!

  绘就了这套棺材的彩绘!”

  故事讲到这里,巧英儿用手指了指面前大红的棺材,看着溥勋说到:“主子,想必这就是那口上过十九道红漆的槐木棺材。”

  溥勋点了点头,说到:“的确!但你听来的故事里没有说棺材中到底装的是什么吗?”

  巧英儿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棺材。

  溥勋转过头看了云子一眼,说到:“那咱们就打开看看,怎么样?”

  云子又转过头看了看巧英儿,说到:“那咱们就打开看看……”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80章 打棺材童子尿熬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