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3章 道高一丈

  上回书说到:云子读懂了白老黑的唇语,说是派人去了。听到庙里的人回来了,那个白老黑很是得意!而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瘸子,也陡然摘掉了礼帽,从怀里里掏出了一杆袖锤。

  突然朝着周围大喊:“泼!”

  但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反应,“泼!泼!泼......”,他跺着脚喊着,歇斯底里声嘶力竭。

  溥勋笑了笑!三个姑娘和九爷不明就里!皮爷冷眼旁观、气定神闲!

  周围依旧是平静如初!

  站在周围的打手面面相觑,“泼?是个啥意思?是打的意思吗?”都没明白,所以也就站着没动。

  就这么一伸量的功夫,溥勋等人早已刀剑出鞘,子弹上膛。

  喊了一阵子,竟然没有反应,这个戴礼帽的小子真急了,一撩桌布,一把拽出了一个女人!

  几乎是对着耳朵高叫着:“尿哪?泼呀!你们他妈的都聋了?”

  那女人已经哆嗦的站不住了,听他这么一喊,吓的白眼一翻,“哏咯.....”一声,晕过去了!

  这下尴尬了!

  周围的打手是越听越糊涂!小声嘀咕道:”尿?啥尿?童子尿?辟邪的?“”泼?泼谁呀?这几个人里有鬼呀?“

  ”哎呀!妈呀!“经几个人这么一嘀咕!刚才还趾高气扬的打手,都立刻矮了半截,面露怯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且听书中代言。

  正如九爷介绍的那样,这个戴礼帽的瘸子是个“知阴阳、晓八卦”的厉害角色!

  白老黑清楚:溥勋和”独目太岁“九爷,还有这位锦衣少年的关系。虽然他没把溥勋和九爷看得太重,但心里却十分顾忌这个“不怕滚油浇身,不惧刀砍斧剁”的”锦衣少年“!

  他心里明白,这个”人“,不一定是”人“!

  于是,暂时忍下一口气,几天都没有报仇的行动。他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多方打探,终于找到了这个曾经负有盛名的瘸子,希望能都为他制住这个”锦衣少年“,好让自己专心对付九爷和溥勋。

  经过和这位”高人“的一番沟通,他们制定了方案!敲定了价钱!至于白老黑准备给多少钱,咱们不得而知,但必然是下了血本了!

  当然,白老黑不会是冤大头,这个瘸子也确实是有些本事。

  通过白老黑前前后后的介绍,他推断出:庙里的黄鼠狼雕像就应该是“锦衣少年”的“应身法相”。他断定,这个少年就是个成了精的黄皮子,也就是民间称谓的黄大仙。

  于是乎,他在窑子里摆了八卦阵!想着用污秽之物罩住黄大仙的法力,想来想去想到了用窑姐的尿液。于是准备了八只酒坛子,装满了尿,准备泼皮爷一身身来破它的法力。

  谁成想,当时姑娘们都答应得很是痛快!也没人收了银钱。但到了上阵时,却都崴了泥!拉了稀!吓得直哆嗦,压根就没敢从桌子底下出来!

  到了这种时刻,他也顾不了那许多了!

  扭动着笨拙的腰肢,亲自钻进桌子底下,端起一罐子尿,举起来就想往皮爷身上泼。溥勋眼疾手快,枪口一挑,“啪......“瓷片粉碎横飞!尿液迸溅流淌!臊臭的味道弥漫空中!那画面!嘿!自行脑补吧!

  再看这瘸子,从头到脚浇了个透!黄色的液体顺着眉毛和鼻梁直往嘴里滴!

  皮爷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好啊!你个皮子精!到如今,你我到底谁是魔!谁是道!“那戴礼帽的瘸子狠狠地说到。

  什么叫恼羞成怒!什么叫急眼?都应在了瘸子身上。只见那家伙挥舞着手里的袖锤奋力的砸向刚刚运进们的黄大仙像!这本来是他的第二步!砸碎了这尊泥菩萨,断了皮爷的香火信仰,会大大降低它的法力!

  ”啪......“一锤下去,砸的尘土飞扬,眼见着黄仙的肩头被削掉了一块泥土。这锤看着个头不大,但威力不小,那锤头是一个实心的铜倭瓜。平时藏在袖管里,等要用时,出其不意,雷霆一击!所以被称为”袖锤“,也算是一种暗器吧!

  瘸子很是得意,仿佛看到了胜利的希望,看到了即将转折的剧情!看到了马上就能到手的、巨额的报酬!

  “咚......“第二下紧接着用尽全力又砸在了雕像之上,但这次声音变了,不再是砸在泥土上的闷响。而是如同撞响了洪钟大吕,那种青铜的质感让威严肃穆的情绪蔓延开来。

  再看那瘸子猝不及防,袖锤脱手而出,砸在地板上。再看他的虎口,被震裂了,鲜血沥沥。

  再抬头时,这瘸子心里一惊!

  面前的黄大仙泥胎扑簌簌的往下掉泥块土渣,待烟尘稍散,他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泥壳里包裹着的是一尊金身的韦陀菩萨铜像。

  面容和蔼,手捧金刚杵。

  ”嘎支支......“,那千斤铜像向着瘸子的方向倾轧了过去,也许是他砸了两锤破坏了神像的平衡,也许是韦驮菩萨看不过他乱用道术、欺民害人。

  “咚......“神像倒地,把那个“戴礼帽的瘸子”整个捂在了身下!

  一人半高的铜像,实心的!那场面你就想吧!

  经此一闹,所有的打手都扔了刀枪,哗啦啦跪了一地。嘴里喊得都是什么“大仙饶命!上仙保佑!”之类的。

  可怜那为报杀子绝嗣之仇,花重金请来的高人已经被压成了肉泥。

  白老黑见势不妙,转身从偏门离开,脚底抹油,他溜了!

  溥勋没有去追,算是放了他一条生路!

  但各位看过请注意,溥勋和白老黑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后文书此人还会兴风作浪,那是后话,暂且压住不提!

  九爷看着此时境况,不免唏嘘说到:“我是开赌场起家的,我知道一个道理!高手在博、小人在赌,前者无畏、后者怕输!今天真是应验了!二位贤弟未卜先知,运筹帷幄!真是神仙一般呀!”

  珍妮弗不耐烦了!开口问道:“你们是怎么把泥胎变成铜像的?抬它来的那些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就没觉出分量有异?”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93章 道高一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