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18章 剥鳞之痛

  上回书说到:那条巨大的怪鱼,刚一上岸,就为溥勋送上了一柄宝剑!来了个麒麟献瑞!

  溥勋自然是心情大好,让姑娘们去休息,自己便和这妖怪促膝长谈去了!当然,是通过意识进行交流!

  姑娘们闲来无事,便都开始议论这个东西的出处!

  云子和大家都议论了一番!有些盖棺定论的说道:”人们将蛟划归到龙的种类中,把无角的龙称之蛟,有典籍上说:“母龙曰蛟”,还有一种说法蛟是龙与鲲交合的产物。不管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蛟是龙的前身,蛟异于龙,蛟在水里,而龙则可以变形飞行。所以说,龙是一种神物,而蛟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龙能隐藏于天地,而蛟只能作地隐。隐于湖泊、深潭、水库、江河支流、地洞之中。“

  姑娘们的一番宏论过后!他们都觉得面前的这个家伙,既相似于蛟,又与记载稍有不同!大家基本上对于”蛟“这种生物有了基本的认识!

  “这家伙,那锦鳞鱼尾,显得不伦不类,倒像是个半成品!”珍妮弗也忍不住揶揄道!

  姑娘们正说着话的时候,溥勋似乎是跟这条四不像的鱼聊完了!表情既轻松,又有些哀伤,但总体看还是积极向上的!这下子,姑娘们也都放下了心来!

  只见溥勋往后退了几步,一伸手从背后抽出了那柄玄铁剑!

  然后,一人一鱼深情的对视了一眼!

  姑娘们都不解其意,一个个的都是呆若木鸡!只有珍妮弗嘀咕道:“我的乖乖!主子,这还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呀!这两个人刚才还笑眯眯的说着话,这说拔剑就拔剑呀!“

  巧英儿也急切的看着云子说道:”主子这是真的要屠龙吗?“云子摇了摇头,未置可否!

  雅儿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你们看!主子目光之中透漏着怜惜,那怪物的目光之中透漏着敬佩和顺从!主子这绝不是要杀它!”

  梦雪也分析道:“我曾经闻听,两个侠士剑客每每相遇,若是相谈甚欢,就不免各执刀剑战上一场!不为别的,只为了切磋技艺!”

  但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姑娘们都没能想到!

  只见溥勋双目炯炯,深吸一口气,手腕儿一转,飞身跃起!直接越上了鱼背!像是打滑梯似的,顺着就溜向了鱼尾!刚刚站定之时,溥勋根本没有半点儿停留,一转身,腰马合一带动手中的宝剑,“刺棱棱……”一声逆着鱼鳞生长的方向就是一剑!

  这一剑下去,利利索索的挑掉了七八片蒲扇大的雨林!一片异香随即弥漫开来!

  而那条怪鱼呢?疼的一翻白眼儿,浑身小频率小幅度的颤抖了起来!嘴唇向着上下翻起,那尖尖的牙齿咬的紧紧地!那种痛苦的程度被它的反映,描述的淋漓尽致!让旁观者,无不惊讶感叹,几位姑娘更是紧皱蚕眉,有些感同身受!

  雅儿一捂嘴,差点儿叫出声来,用压抑在嗓子眼里的声音说道:”主子,他这是在剥龙鳞!“其实此刻,姑娘们已经认定此怪鱼绝非凡物!迟早是要化蛟成龙的,所以这雅儿一张嘴,可没说什么鱼鳞,直接就是龙鳞!

  云子咽了一口唾沫,不解的说道:“古语之中曾说龙“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有身莫犯飞龙鳞,有手莫辫猛虎须!主子这是要干什么?”

  巧英儿接着说道:“更奇怪的是,这家伙既没被绑,也未被拘定,竟然能忍住这锥心刺骨之痛!趴在地上,纹丝不动!”

  梦雪则说道:“古有关云长刮骨疗毒,饮酒对弈,谈笑风生……”

  没等人家说完,珍妮弗突然开口对上了下联儿:“今见怪鲤鱼,刮鳞削皮,瞪眼咬牙,纹丝不动!“

  对的算不上工整,但是,这句话却让姑娘们对于这条鱼的忍耐力和克制力敬佩非凡!随着,溥勋一剑一剑的挑下去!鱼鳞像是一片片超大的桃花,飘零于空中,缓缓落下,如同落英般缤纷神圣!

  那巨大的怪鱼浑身抽搐着,嘴里忍着,只是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便轻声的哼上两声!也算是可怜楚楚,让人觉得心疼,但是同时又显示出一种英勇魄力!令人心生敬佩!

  鳞甲就这样被渐渐的全部剥光了!那鳞下白森森的皮肤,还带着斑斑的酱紫色血迹,让人望而生畏!再看这怪鱼,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它耷拉着脑袋,两只胸鳍已经完全脱力了!浑身微微的颤抖着,已经是完完全全的无意识状态!

  姑娘们心中突然升腾起无限的感伤,她们扭头看向那个狠心的溥勋!却发现他的眼中也噙满了泪水,只是嘴角却挂着一缕坚毅而欣慰的微笑!

  看着姑娘们的表情,溥勋又看了看那尚在恢复修养之中的怪鱼,吟诵到:”灵衣劫后灰,一梦可为媒。入耳皆天籁,惊心以旧雷。死生无所憾,进退不须猜。轻举朝明月,空花翅底开……“

  “啥意思?”珍妮弗楞不愣登的趴在云子的耳朵上问道!

  云子也是一皱眉,说道:”这首诗里说的是化茧成蝶!难道……“

  溥勋接着说道:”破茧方能成蝶,身披鱼鳞如何化龙?“

  原来这就是化龙的痛呀!它只有舍去这一身的鱼鳞,才能真正的凤凰涅槃,劫后重生!这也是一种渡劫呀!

  大家看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条怪模样牛头大鱼,开始浑身发白,身上起了一层白蒙蒙的浮皮!噗噗囔囔的,像是被泡软了的猪皮,就像是那种被碱拿捏的苏苏皱皱的!爆三样里的猪皮就是那种样子的!连眼皮和眼睛都发了白了!

  如果再整体的形容一下,这头巨鱼的模样,那就像是一个被夏天里洪水淹死的奶牛,已经在水里泡了十几天!

  姑娘们都围了上去,眼里噙着泪!珍妮弗问道:“主子,它能顶得住这剥鳞之痛吗?不会是已经死了吧?”说这话的时候,珍妮弗的语气有些哽咽,泪水簌的一下子掉了下来!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018章 剥鳞之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