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5章 变态的酷刑

  上回书说道:所有的毒蛇趁着溥勋和姑娘的救治小紫獒的空档,都沿着角落里的一条缝隙逃走了。那是一条既不联通外面,又拥有着巨大空间的缝隙。

  解了毒,苏醒过来的小紫獒又饿了!在享用蛇肉前嗷嗷的叫了两声。竟然引发了战鼓声声,节奏催人奋进,铿锵豪迈。

  这鏘鏘的鼓声,将溥勋和姑娘们,从温情脉脉、逗弄小动物的情境中拉了出来。

  溥勋说道:“走吧!我们去下一层!”

  但话虽然已经出口,但他却纹丝未动,反而向着远离楼梯的方向走去。

  姑娘们正在纳闷儿,这位主子爷不会是调向了吧?

  云子却说道:“主子的意思是,我们去下一层,得先看完壁画。”

  姑娘们这才恍然大悟。

  他们一如从前,一个个像得了高度近视似的趴在墙边上仔仔细细的看。

  这幅图上仿佛画的是象雄王国的一个御花园!

  象雄国王为了玩乐、猎奇,或者是为了维系自身的统治,同时也出于某种巫术修炼的目的,在自己的王宫下面,饲喂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蛊物、毒虫、精怪猛兽!其中就有:雪人、藏马胸、紫獒、赤头白蛇……

  “狍魈!那是狍魈!”珍妮弗第一个兴奋的叫了起来!其实,每次是溥勋和其他的姑娘们早就看到了,只是压着都没说,原因有二,一是他们早就确定了那狍魈是象雄王国的而来,因为护心镜上有象雄文字,所以它出现在壁画中,大家远没有珍妮弗这般兴奋到大叫大跳,因为早在意料之中!

  二是,当时溥勋说那护心镜的鋄金包边是明朝皇宫中的如意馆所制,是官造的中原工!

  他们第一个要确定的就是这壁画上的狍魈带没带护心镜,那护心镜的形制又是怎样的!

  所以大家都没出声,还没顾上,都正在研究中,只有没心没肺的珍妮弗,还觉得自己的眼神好的不得了,那种兴奋毫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大家细看之后,都点了点头,心里有了数!那狍魈的身上没有穿带任何盔甲,而在统御怪兽的将军身上,却挂着一块类似的东西!因为壁画咳得很细!所以大家还是能依稀认得,那上面的刻字,和狍魈身上挂的一般无二!都是晦涩难懂的象雄文!

  而最令他们吃惊和激动的,是狍魈和众兽正在行礼,一种恭敬的谦卑!目光所制指出,是一尊王座,上面端坐一人,想必正是象雄王!而他的背后……盘曲着一条无爪之龙!也就是说,他的身后虽然是条龙,但却没有四肢和爪子。

  “主子,我怎么觉得,这些家伙们不是在对象雄王行礼致敬,让它们望而生畏的应该是那条巨蟒,或者没有四肢的”龙“!这个国王只是狐假虎威而已!”巧英儿的一这句话可谓一针见血,鞭辟入里!

  那国王所在的位置,就像是一座垂直的看台!而他的身边有两列马车,一字排开。中间都是押着车的带甲之士!像是临敌之前,观兵瞭阵一样!但好像谁也没有注意到国王背后的那条怪莽!就如同赤头白身蛇的变态放大版!身后迎风飘扬的鬃毛,让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了第二次进山时,看到没入蒿草中的那条蛇尾巴!

  在他们的身后看不见围墙,却有一条很空挂下来的藤梯,像是来自九霄云外!

  “主子,您看这架势,是不是有些罗马斗兽场的意思?”云子看着溥勋,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溥勋一笑,说道:“你猜对了!这就是个刑场!与斗兽场不同!这里任何一种生物都几乎是人类根本无法战胜的!深部绝不会有奇迹出现,这位国王在观看中绝不会为勇士和英雄喝彩,只会为囚徒的悲鸣惨叫而兴奋和蹦跳……”

  “缝隙,你看是缝隙!”珍妮弗又一次惊叫道!这一次倒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如果假定:壁画画的应该是中层空间,那藤梯通往的是上层空间,而珍妮弗指的缝隙,很明显就应该是下层空间!

  那个缝隙的下面是一个幽暗的深潭,水中乌乌泱泱的全是蛇,看着那种密集度,就像是农村旱厕中大粪池子里的蛆虫。蠕动着……让人头皮发麻,脚指头拔凉!

  ”这是一种恶毒的刑罚!叫做万蛇噬骨!小时候听舅舅讲过的!只是,这故事的主角应该是商纣王呀!怎么象雄这样的圣地也有这种刑法?“巧英儿摇了摇头说道,口气中带着疑问和惋惜的表情,她在心底不愿相信,这香格里拉一样圣洁的传说之地,就然有如此暴虐肮脏的存在!

  那些被地面上的怪兽扯碎了的人体残肢,都被丢进了这个缝隙,瞬间被分食掉,而那些不愿意抵抗或者已经无力抵抗的人,会直接被塞进缝隙!丢下的人体,就像是扔进火堆的汽油瓶。是面对活物,那些蛇群兴奋的像出巢的野蜂,扭动盘旋狂舞……不抵抗会死的更加惨烈!

  而那些赤头白身的蛇,却不用生活在幽暗的底下,而是众星捧月一般的,簇拥着国王宝座后的虬髯巨蟒……

  这壁画好像意犹未尽,还没画完,大家心里的疑问仍然没能戒除!那条缝隙,就是蛇群逃走的那一条吗?或者是与那个神潭相互连通?大家都默不作声,各自心里嘀咕着!

  “走吧!下一层!”随着溥勋的一句话,大家都开始往下走,那个小熊崽子却撒娇不肯走了,坐在地上刷起了赖。完全没有了刚才捕食时的矫健和机敏。

  珍妮弗只好一伸手,想把它抱起来,谁知道,它却不肯,而是钻到了雅儿的脚边儿。

  “真是的,倒是念着救命之恩呢!”珍妮弗觉得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却很是动容。

  雅儿嘴角一翘,笑着说道:“那能一样吗?这家伙和我可是血脉相连呢!”大家也都笑了。雅儿抱起它,这小家伙眼泪汪汪的看着雅儿的手指头,用鼻尖拱了拱雅儿的脖子。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395章 变态的酷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