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笼”潭鬼哭

  寂静过后,那潭水突然一抖!

  紧接着瞎老道喊了声:”留神!“

  只见潭面上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紧接着水花飞溅,一条巨兽猛地跃出水面,扭动着身子。

  来不及细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溥勋喊了声:“打!”他和云子,溥勋、珍妮弗的枪同时响起,子弹雨点般打在巨兽的身上,崩的鳞片血沫横飞,十几秒钟后,枪支空仓挂机,子弹用尽。

  硝烟散尽处,那巨兽轻扭了一下身体,几十发子弹似乎并未对它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

  “砰”,这次只有巧英儿的枪响了,打爆了挂在潭边巨松上,装着雄黄粉的麻布袋,铺天盖地的橙色粉末洒了下来。

  砰,巨兽轰然而倒,砸在架子上,双目紧闭,鼻孔“哧哧”的喷着热气,那热气立即在山林的清冷里,化作了屡屡白烟。

  “好大的蛇!”珍妮弗惊叫道,那怪物的头足有筛糠的簸箩大小,三角形,鼻尖上挑着长须,颈后长着血红色的鬃毛,除了没有角和爪,分明就是一条龙。正愣神间,大蛇身子一扭,绞碎了架子,跌进了深潭里,不见了踪影。

  那大蛇重新匿入水中,众人担心它不再复出,再想捕获可就难了。同时也怕它冷不丁钻出来伤人,入了水,它在暗处,我在明处,处境更加危险。

  巧英儿不由得喊了一声“这下糟了!”。

  ”不慌,有我在!“瞎道士洪钟般的声音响起,让众人的心里觉得无比的踏实。

  只见他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声音并不大,但竟然能够震的水面微微发颤。溥勋等人无不惊诧。

  老道念诵经文咒语的速度越来越快,到后来根本看不清嘴唇的抖动了,湖面颤抖也随之越来越快,无数的银灰色小鱼跃出水面,翻滚腾跳,好似一股股银色的鱼浪!

  “看上去这鱼的味道应该不错,很像沙丁鱼嘛!”除了珍妮弗还有心情打趣,别的人无不紧绷着神经。

  老道一抬头,从怀里掏出了一摞符纸,抖手抛向空中,那纷纷扬扬的纸片,像雪花般的落在了湖面上,将鱼群压了下去。那分拨次而来的经文咒语催动着符纸在潭面上打着圈!渐渐的形成了伏羲八卦阴阳鱼的形态。

  老道“突”的跳将起来,嘴里大喝了一声:“着!”

  湖面上的符纸突的着了火,那是一种绿莹莹的火苗,诡异无比!

  随着火苗跳动,周围响起嘤嘤的哭声。越来越响,逐渐变成恸哭,其势愈演愈烈,真如万鬼诉冤一般,听得众人寒彻骨髓。潭边的白骨之堤,随之震动崩塌。银白色的小鱼化作屡屡白烟,飞升而去,哭声随之减弱,直至消弥。

  众人皆限于惊恐无状之境地,恍如梦中未醒!

  再看时,人骨之堤已化为齑粉,周围阴郁之气消除殆尽。

  潭水不再混沌,变得清凌凌得,映着皎洁的月光。空气里也带着丝丝怡人的露气。

  人们再也感受不到刚才的胸闷和压抑,呼吸变得舒畅痛快,星空也显得越发的透彻深邃了。

  道士站起身来,高声喝道:“还不出来““不出来”‘”出来“”来“.......空中,回音荡漾。

  随着道士的高喝,”哗啦啦......“水声又起,溥勋等人纷纷拉动枪栓,子弹上膛。

  水花不大,不像是什么巨兽!待那东西爬上了岸,人们才看清,那东西好像一个彪壮的汉子,身上裹着苔藓水草遮羞,但看不清眉眼口鼻。

  它颤巍巍的走到老道近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了几个头,竟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仙长饶命,我本是长白山天池中的夜叉鬼,顺着地下河道来到了此处,从未害人,请您发发慈悲,饶了我吧!”

  “还敢狡辩,你不害人?那这潭边的白骨是谁人所害?”珍妮弗抢先问到。

  ”回仙姑的话,真不是我所害啊!您听我跟您说。“夜叉鬼答道。

  “这潭泉水原本清静幽洁,住着一条巨蟒,修行多年后,它从地下暗河走蛟成龙,仅将龙蜕留在了潭底。灵气均随着龙身走了,嗔怒怨怼,凡尘欲望却随龙蜕留在了此处。

  说来也巧,化龙后,山下迁来了一个村子,族规森严,他们将村子里不守妇道的村妇和淫邪盗窃的男子,甚至是生来畸形的孩童,都装进柳条编成的笼子里,扔进这个深潭中。

  久而久之,阴邪之气便弥漫开来。这方水潭也渐渐有了名气。因为被丢进去的人都装在柳条编的”笼“子,所以被叫做”笼潭!“这个”笼“字,是笼子的笼!

  民间甚至还传言,这潭水能拘住死者的灵魂,永世不得超生,于是有的人竟不顾周折,将仇人的尸骨运来丢入潭中。这种风气竟然一时间愈演愈烈。在当地,小孩子夜里哭闹不听话,大人只要说要把你丢进“笼潭”,孩子便不敢再出半点声音了。

  夜叉本是喜阴之鬼,我便想借着这潭水里的怨气修行,故而长住了下来,借着龙蜕,化成蛇形,兴风作浪,聚拢蛇群,用意只是威吓过路之人,防止他们破了这块极阴之地。

  但的确从未主动害人。即使有过路的人死在此地,也是因为毒蛇咬噬,或是怨鬼缠身,与我确无关系。“

  老道没有与夜叉搭话,反而去问溥勋:”这里本是风水灵秀之地,待那灵蛇化龙遁走后,竟渐渐变成了一方阴邪死水!你多少知道些这其中利害了吧?“

  溥勋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道士取了符咒,施法渡化了夜叉,又使铁钩钓出龙蜕焚化销毁,其具体操作技法,后面的故事还有涉及,此处不再细说。

  溥勋他们经历了这一夜的大起大落,只觉得一半欢喜一愁苦,一半兴奋一般失落。

  愁苦的是这么多人,被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害,竟聚集起了滔滔怨念,欢喜的是他们的灵魂都能在今夜得以飞升解脱。兴奋的是见到了传说中的龙族,失落的是这本不是真龙,只是个披着蛇皮的夜叉!

  回去的路上,瞎老道不怀好意的问珍妮弗:“你知道吗?那银灰色的小鱼,是死者怨气所化!你,还想吃吗?”

  据说,从那以后,珍妮弗连沙丁鱼也不再吃了。

  当夜无话,一宿无梦。

  第二天清晨,溥勋向瞎老道告了假,带着云子起身去了镇子,说是要去了结”贾三儿“这段冤孽。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45章 “笼”潭鬼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