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老狈

  在这让人窒息的寂静中,溥勋和珍妮弗不约而同地抽出手枪,缓缓打开枪击。然后两人一动未动屏气凝神,溥勋扶住珍妮弗的手感觉到了她肩头正在轻微的战栗。

  四下的寂静,被枯草丛里纷乱的悉嗦声打破,一盏盏绿森森的莹光密密麻麻的点亮,鬼火般的飘了过来,由远及近,眼看就到了面前。“是狼群!”

  溥勋在美国西部平原游历时,倒是时常遇到狼群。但那三五成群的草原狼,早已领略过人类的厉害,对着地面空放一梭子,便可以轻松的驱散。但在这东北边陲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里,狼群的记忆里断不会有对“人类”或“枪支”的恐惧,面前少说也有近百只野狼,一旦他们不顾生死的前赴后继,等子弹打完,任凭两人功夫再好,也绝抵挡不了一袋烟的时间。

  突然,在他们身后的草丛中闪出一对黑影,詹妮弗正要举枪,被溥勋压住了手腕,“是云子和巧英儿。”溥勋压低了声音说道。他忙招呼两人跃上巨石,相互用眼神致意后,珍妮弗费力的甩开溥勋的手,撅着嘴皱着眉,轻轻的吹着被攥红了的胳膊。

  溥勋顾不上安慰她。转头问云子,“咱们面前有狼群,你们怎么了?这么慌张?”“不是面前,而是被包围了。”云子尽力调整着急促的呼吸,轻声答道。

  原来,云子和巧英儿降落的位置距离溥勋足有半里地,她们却也是被狼群逼了过来。这么算来,包围他们的狼,足有上千头,这么大范围的狼群围猎,连在山林里长大的巧英儿也是头一次碰到。

  巧英儿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自己,心里知道大家都在等她的“破敌之策”。

  他们过来的路上,没有看到成群的动物,但现在狼群的包围似乎已经形成,目标是谁?我们?不会,就是头狼成了精,也不会知道他们今天会跳伞下来,还准确的知道坐标。再说就为了围猎他们四个“人”,完全用不了这么大的阵仗。巧英儿的思维飞速的旋转着。“那只虎!”她脱口而出。“但在这林子里即使是大雪封山的季节,食物也并不匮乏,它们为什么会费这么大的力气,冒险围捕老虎?”“那一定是老虎惹上了狼王。“

  俗话说:龙有逆鳞触之则死,狼生暗刺窥之则杀。狼是最记仇的动物之一。”

  容不得他们多想,一声虎啸让整个山谷为之一振,但颤抖的尾音,暴露了它的恐惧。它回来了,是被狼群逼了回来。

  “嗷...”一声苍老而有力、嘶哑而洪亮的狼嚎声划破了浓重的夜色,凄厉悠长。一轮朦胧的满月像是听到了呼唤,从云层中缓缓地映出,惨淡的月光显得格外诡异。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狼嚎声有节奏的响起,此起彼伏......

  就着朦胧的月色,他们看到那只巨虎,就站在离他们不到30米的地方,一动不动,鼻子里喷着热气,眼睛里带着明显的怯色。顺着虎注视的地方,一条被拉得长长的影子一点点的接近。从影子上看,那是一只有着两个头和6支爪子的怪物,四个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惧,汗毛直树着,头发根都炸了,发麻的头皮上,一阵阵的寒意顺着脊背一直凉到了脚后跟。

  “我的天!是‘狈’,传说是真的!”影子后的怪物闪出了身形,云子颤抖的声音里竟然带着莫名的兴奋。

  狈,是中国传说的一种动物,犬属,为狼的近亲。由于狈的前腿特别短,所以走路时要趴在狼的身上。有见及此,狈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一旦没有狼的扶助,就不能行动。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引《食物本草》中谈到“狈”时说:“狈足前短,能知食所在。狼足后短,负之而行,故曰狼狈。”有些许文化底子的人都一定会知道狼狈为奸这个成语。

  一头两米多的巨型黑狼,驼着一条前腿奇短的“狈”,那“狈”全身毛色灰白黯淡,带着一块一块的秃斑,唯有胸前有一丛雪白的鬃毛浓密飘逸,一对翠绿的眼睛,炯炯有神,露出摄人精魄的幽光。

  只见那只巨虎,竟有些瑟瑟发抖,但山大王毕竟是山大王,很快就抖了抖皮毛,做了个躬背缩腰的姿势,蓄势待发。

  此时,老虎背靠一棵粗壮的桦树作掩护,狼群的先锋部队已经逼近了它,整整齐齐的蹲在树的四周,死一般寂静紧绷着“四个人、一只虎和数百只狼的神经”。

  这种对峙持续了半个小时,老虎除了吼叫外没法采取任何行动。

  正应了那句话,“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在这里应该叫“出生狼犊不怕虎”,一只一岁多的小狼首先发起了冲锋,一口咬住了老虎的尾巴,不只是愤怒还是恐惧,老虎竟然整体转身用右前掌奋力拍向小狼,这只小狼的天灵盖被敲碎了,一只巨狼利用老虎失去防护的瞬间跳起来一口咬住老虎的脖子,但是随后立即遭到了老虎的致命猛击。

  流血的伤口使老虎不安,开始舔自己伤口,豺群利用老虎注意力转移的时机群起攻击,咬向老虎的各个部位。突然,老狈,轻吼了一声,狼群攻击停止了,6头巨狼和两只年轻的小狼被杀死,而老虎也受了重伤。老狈,轻吼了一声,狼群重新集结再次向已被削弱的老虎发起冲锋。不一会儿,攻击再次停止,老虎已被咬得遍体鳞伤。

  紧接着,老狈的又一声轻吼下最后一轮攻击开始了,虽然又有5头狼被老虎咬成了肉酱,但有一只黑色的巨狼仍死死的咬住老虎的咽喉。老虎试图进行最后一次攻击,但终因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近30头狼如同一群苍蝇扑向一块腐肉,“血肉横飞”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惨烈。

  5分钟后,老狈悠长的低吼声响起,狼群有节奏的归拢,轻快的向远处退去,优雅的像跳一曲华尔兹群舞。

  当四个人正在庆幸它们瞒过了狼群的时候,老狈突然勒住驼它的巨狼,回过头来转向了四个人藏身的巨石,抽搭了一下鼻子,嘴角微微上扬,漏出两颗磨秃了的犬齿,眼角狡诘的眯着。其状态简直就是”回眸一笑“啊!但与杨玉环的回眸一笑可是相距十万八千里啊!一个是百媚顿生,一个是如同鬼魅。

  四个人不由得一起打了个冷战,鸡皮疙瘩从脑门一直起到脚后跟。就在几个人挤将达到恐怖的临界点的时候,老狈轻喉了一声,转过了头去,托它的巨狼领着群狼快步跑向远处的密林深处。就在撤退的过程中,几匹断后的巨狼,依然警惕的注视着四周,耳朵机警地转换着方向,像极了雷达在收缩信号,同时有节奏的吼叫,像是在向狼群反馈情况,保持着沟通。

  这个过程大约也就是几分钟,但溥勋他们到真实体会到了度日如年始终什么感受,说好的白驹过隙呢?说好的时光飞逝呢,他们第一次觉得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

  巧英儿第一个从巨石后面翻身跃下,像她这样好的身手,竟然在落地时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刚才的紧张氛围使得巧英儿没有发觉自己的腿已经压麻了。

  溥勋、云子和珍妮弗随后从巨石后出来,活动着僵硬麻木的四肢,他们周围的地面上散落着12只死狼的残骸和一堆老虎的骨头和皮肉。如同炼狱般的场景,让他们后槽牙一阵发凉。

  狼群远去了许久,林子里依然寂静......

  又过了好一会儿,忽然一声声怪鸟的啼声接连响起,这叫声难听到了极致,但却让他们长舒了一口气,鸟开始啼叫,这说明危险确已远离了。

  这感觉就像在诺亚方舟上看到了鸽子衔着橄榄枝。

  溥勋让珍妮弗检查了装备,云子察看了四个人现有的干粮,在逃跑的过程中,除了随身的枪支弹药和几块巧克力,没剩下什么了,就连饮水也仅剩了1壶。他们不得不尽快走出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

  从漆黑如墨的密林深处里出来,看到了天空的点点星光,每个人心里都暖洋洋的,好像感受到火炕的温暖,他们的脚步也变得轻快了许多。

  云子:“等咱们走出这死寂般的荒林。就会有吃的了,大家想想去年咱们为了适应丛林生活,在加拿大的原始丛林了也住过半年,我觉得咱们已经适应了原始丛林里的生活了!”

  珍妮弗:“呵呵,要我说,巧英儿烧烤技术都能考联邦高等厨师了!新打的山鸡、兔子,洗干净了,抹上野蜂蜜,架在火上一烤,吱吱冒油,皮脆肉嫩,那叫一个香!”

  说着,用力吧唧了一下嘴唇,狠吞了一大口口水。

  正当大家沉醉在对于美食的幻想中时。

  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几米远的灌木丛里窜了出来,扑向他们,面前一颗胳膊粗的小树,被干脆的撞折,就像掘折了一根筷子。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4章 老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