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上山

  巧英儿应到:“我去!“声音不大,但掷地有声,这着实让媒婆有些出乎意料.

  溥勋看得出来巧英儿眼神里的坚毅,但仍然没有立即应允,只说道,“我们再商量一下.“便告辞出来了,媒婆自然是热情相送。

  第二天巧英儿一早等在了媒婆的家门前门前。一见面,媒婆一脸的不屑,“我说姑娘,,红胡子窝可不是随便能呆的地方,你可想好了?”一脸的瞧不上。

  巧英儿答道:“你放心吧,老夫人。不会让您为难的!”

  “吆,还老夫人,嘴还挺甜!倒是个会讨人喜欢的姑娘。”媒婆脸上还是冷冰冰的,但态度稍微有些缓和。

  巧英儿从腰间掏出一包银元,双手递了过去,说道:“这是我家主......先生孝敬您的!”巧英想说“我家主子”,忽然觉得不合适,就又改口称先生了。

  那老媒婆,接过钱,放在手掌里掂了掂,足有五六十块,立刻满脸堆笑,“谢谢,谢谢,太客气了,谢谢你们家”朱“先生,原来你们家先生姓”朱“啊!”一付见钱眼开的嘴脸。

  “啊?啊对!我家先生姓......姓朱!”媒婆自顾自的摇晃着脑袋数钱,并未在意这些。

  两人来到被绑的人家里,媒婆又吹胡子瞪眼睛的吓唬了一通,又说,她这活儿如何如何不容易,如何如何危险,她如何如何不愿去。榨了主家两块银元后,才嘟嘟囔囔的带着巧英儿上了一辆驴车,往山里去了。

  赶车的一脸惊慌和沮丧,媒婆自顾自的数钱,巧英儿悄悄的摸了摸头上的发簪,她没有带其它武器,一支纯钢的发簪,磨的十分锐利,凭着巧英儿的本事,关键时刻靠着它自保,不在话下。

  大车进山后,路变得异常颠簸,媒婆唉吆长,唉吆短的抱怨着。

  巧英儿想:这媒婆既能做中人,定会了解不少”草上飞”的内情。

  于是便假装不经意的问道:“老夫人,您刚才说”红胡子窝可不是好待的!“这土匪为啥叫红胡子啊?”

  “唉吆!姑娘!“媒婆一把捂住巧英儿的嘴,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这进了山可就不能再大声叫土匪了,小心让他们听见,可了不得!“

  ”有这么厉害吗?“巧英儿故作单纯的问道。

  ”可别不信,就是前几年。有个放牛的小子,也就10来岁!晚上东家跟他说:“睡觉的时后小心着点,当心胡子!”话说这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还故意大声说:“土匪来了怎的?还能把我小鸡割了?”没想到这话竟然全被“草上飞”派下来砸窑的几位炮手听见了,结果第二天这小子连人带牛就找不着了。后来东家和乡亲们在村外沟里找到了他的尸体,那玩艺儿,真的给割了。可得小心。“媒婆压低了嗓音说道。

  ”对了,还有个事,你见了“草上飞”要叫九爷!千万记好了。你不知道,这位爷迷信,说“九”就是“长久”的意思。就好像早先那皇上要叫万岁爷一样。“媒婆接着提醒道。

  ”奥,对了,你刚才问,为啥叫红胡子啊,你听我给你说昂......“这老媒婆就算是打开了话匣子,嘚啵嘚的说开了。

  ”早年咱这疙瘩,土匪一般都用土枪,平时枪口用桦木塞子堵上,塞子上系着红缨子。放枪的时候,就把木塞子拔出来,咬在嘴里,老远儿的你这么一看,就像长了一绺子红颜色(念shai,这才出味儿)的胡子,所以乡亲们就管土匪叫“红胡子”了。“这老媒婆的话匣子一开,就像开闸放了江河水,收也收不住!

  ”我跟你说啊!要从根上正经的论,咱们这位夫人是二夫人。大老婆是“草上飞”自己拿枪给崩了的。说是因为她小脚,在山里转悠跟不上队伍,“草上飞”看着她晃晃悠悠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就开枪把她崩了。够狠吧!“巧英儿只默默地听着,时而点头称是,并不打断她。这老媒婆倒也说得兴起。

  “你别看二夫人长得挺标志的,那可是个狠角色。原先也是有山头的,报号”双镖三奶奶“,有一次,三奶奶和九爷约好了一块下山砸窑,走到半路碰到一个孕妇,她就跟九爷打赌说:“你说这老娘们怀的是小子还是丫头?”九爷说:“一看那样子就是个丫头”。三奶奶却说是个小子,说不信我就给你打开看看。说着下马,一脚就把那个孕妇给踹倒了,掏出双镖,“哗”地一生就把人家肚子给划开了,生生地把孩子从肚子里拎出来了,一看,是个丫头,随手就给扔了。回过头来跟九爷说了一句:“晚上我陪你睡觉。”俩人就好上了!”

  巧英儿在心理咒骂着土匪的残暴,表面装作害怕的样子。

  ”那咱们九爷是不是很厉害,手下有多少兄弟啊?“巧英儿试探的问道。

  “那可不,人家九爷,那是有大能耐的,打起仗来啊,听说啊!骑在那马背上呼呼的跑,一支脚挽着马蹬,那身子藏在马肚子下面,头能从马脖子底下伸出来打枪,打得贼拉准。据说在俄国人的“花膀子队”里当差的时候,连老毛子的骑兵队长都得挑大拇指。”

  “后来啊,又跟日本人干,反正也没啥长性,一会俄国人,一会日本人的,捞了不少的好处,说是光快枪就有300支,现在队伍上有上千的弟兄......“

  ”杜立三认识不?那可是咱张大帅的把兄弟,原先一块和九爷在“花膀子队”给俄国人效力,对他赏识有加,送了大把的银元金条,外加7、8个窑姐儿,但九爷愣是不尿他,你说牛不牛!”老媒婆眉飞色舞的白活着。

  巧英儿心想:“这可真是见风使舵,唯利是图,贪得无厌,活活一匹喂不熟的野狼。”

  这一路聊着,不知走了多久,老媒婆在每个叉路口都指点着方向。过树林的时候,都喊上几句“达摩老祖威武”,一路倒是没什么阻碍。

  忽然,道路前方一转,来到一个山坡前,两个汉子各端着一杆三八大盖,兀的冲了出来,嘴里喊着:“蘑菇溜哪里?什么价?”“蘑菇溜哪里?什么价?”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1章 上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