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7章 暴龙蚂蟥

  溥勋快速的梳理着进入洞穴以来所经历的一切,透明的琉璃地砖,被捆仙绳绑在柱子上的黄鼠狼尸体,那母子血浸泡过的丝绢绳子被九爷轻松地扯断了!黄皮子的尸体跌落,脚下的地面塌陷,使得他们坠入了这深渊之中……

  问题出在哪里?梳理过后,溥勋开悟了!

  他想:一定是九爷扯断了捆仙的绳子,破坏了洞穴中的平衡,让阴寒之气飞散,阳气随之侵入补缺!

  那脚下的琉璃砖一定是靠着纯阴之气才冻结凝固的!此时阴气消散,便随即消融了!就像是火炉边的冰雪因温度升高而融化一样。

  他还清楚的记得,被九爷扯断绳子的那根柱子,位于正南的朱雀位。

  而这块棺椁盖板上显现文字的,也是正南的一块,雕刻的就是那只,很像朱雀的怪鸟。

  他记得皮三爷说过:这是个阴冢,是个利用极阴之力修炼蛊物的地方。

  这棺椁内躺着的,会不会就是那个被修炼的蛊物呢?

  他犹豫了,没有再去动那棺盖。

  而一向鲁莽的九爷,经历了刚才坠落的一幕,带着对两位弟弟深深的愧疚之情,也变得谨慎小心起来!见到溥勋犹豫,自己也不敢擅自行动。

  两个人从平台上出溜下来,打着火把,想继续寻找皮三,溥勋往前一走,猛地感觉背上沉甸甸的。

  刚想回头去看,却被九爷挥手制止了!九爷的那张脸都近乎扭曲了!表达着他内心极度的恐惧和纠结。

  溥勋从九爷的表情可以知得知。自己背上的东,一定非常的危险,至少长相是狰狞恐怖!

  他手里此时还攥着那个美军的军用制式打火机,机壳是不锈钢的,铮明瓦亮,正好当镜子用!

  他借着火把的反光,悄悄的调整着打火机的角度,终于,在镜面一样的机壳上映出了那东西模糊的影像!

  那时一只巨大的旱蚂蟥,足有两尺多长,最宽处超过了一尺!它丑陋的下颌上长着巨大尖利的牙齿。

  那深棕的底色和黑色的斑纹,搭配成了让人生厌的色彩组合。身上粘稠的汁液滑腻腻的粘在溥勋的衣服上,恶心令人作呕!

  “这是什么?怎么有些眼熟!”溥勋猛地想起,他曾经在纽约的自然博物馆里,见过这种蚂蟥的复原像!

  它的家族大约生活在距今2亿年前的恐龙时代,浪漫的动物学家,想了一个浪漫的原因。因为它们的祖先很有可能曾在一头暴龙的身体上吸过血,又长相恐怖暴虐,所以被称为“暴龙蚂蟥”。

  他不敢有一丝的擅动,因为他听讲解员介绍过:一旦被这种蚂蟥咬伤,根据它的体量!溥勋全身血量的三分之一,也就是大约18000毫升血液,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被吸光!这还不算,更可怕的是:暴龙蚂蟥所分泌的抗凝血剂会使得伤口长时间无法愈合,直到血液流干为止!

  就这样僵持了大约两分钟,蚂蟥蠕动的身体突然静止了,身体前端猛地向上一扬,流着粘液的口颚对准了溥勋的颈部,猛地扎了过去。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瞬间,只听得“嗖....“的一声,一道寒光贴着溥勋的脖子射向了他背上的蚂蟥!那蚂蟥被”啪“的一声削成了两半。

  溥勋使了一个”将军抖甲“把半截粘糊糊的身子,”啪唧“一声,从背上甩到了一旁的石头上。

  再看地上,自己的风雷刃,穿过了蚂蟥的身体,深深地扎进了石头里。这匕首正是那救命的寒光!

  ”三弟!“看清楚后的溥勋,一阵的惊喜!

  忙回头寻找!因为这柄”风雷刃“正是他送给皮三的。

  只听得潭面响起”哗哗......“的拨水声!不一会儿,皮三钻了出来!

  九爷忙上前,将皮三拉了上来,帮着他脱去了湿漉漉的外套,拧了拧身上的水。又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半天,确定没有什么伤痕,这才放下心来!

  急切地问道:“兄弟,你刚才去哪儿了,让我和你哥哥这通好找!”

  皮三爷点了点头,答到:“两位兄长见谅!我跌入水潭后,觉得水中有异样,便顺着水流扰动的方向往下找了一段!”

  溥勋忙问道:“怎么样?可发现了什么线索?”

  皮三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没有,只是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拨动着水流,但很快就消失了!也许......?嗨!说不好!只知道,这水无底的深!我潜进去很久,根本没有触底的意思!”

  转过头看了看地上的蚂蟥,皱着眉头问道:“先别说我了,二哥,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像是蚂蟥,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蚂蟥!”

  九爷走过去,那脚踢了踢尚在扭动的蚂蟥残尸,厌恶的捂着鼻子,掩盖腥臭味,说道:“看着倒像,这得洗多少血才够长这么大呀!”

  溥勋点了点头,感激的看了皮三一眼。说道:“刚才多亏了三弟,否则我必死无疑!”

  皮三忙摆了摆手,说到:“你我兄弟,生死相联,何必客气!”

  九爷也应和到:“是啊!是啊!三儿不是外人!你就别矫情了!还是说说这蚂蟥吧!”

  溥勋把暴龙蚂蟥的情况介绍了一遍,九爷听后说道:“照你的意思,这东西早在好几万万年前,就该死绝了?”

  溥勋答道:“对!是早该死绝了!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东西机缘巧合之下,在这地下暗河中存活了下来,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嗯!你说得有道理!但这东西!你刚才说它要吸很多的血,可这鬼地方,我连条鱼都没见找!它吸谁的血?”

  九爷的这一问,把溥勋和皮三都说得静默了下来,包括他自己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自己领悟到了,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二弟,你是说这里还有大个儿的家伙,才能喂饱它?”

  溥勋点了点头,应到:“你说对了一半,还有另一条!这东西是成群出没的,不会单有一条在这里!”

  话音未落,三个人就听到周围响起了”啾噗,啾噗“的蠕动之声,很是密集!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97章 暴龙蚂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