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一道立闪割裂了如墨般的云层。

  被雷声所惊,溥勋飞身离开房间。

  瞎老道掐指算后,大叫“不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溥勋在巧英儿房间里乱翻了一阵,终于找到那盏人皮制成的渡魂灯笼,心中一喜,刚想抬脚时,“咔嚓”又是一道立闪,从窗户里看去,正好击中了附近的特务机关本部。

  再看瓷翁中的刺猬,瑟瑟发抖,一股焦糊的气味冲鼻而来。

  原来那日上身之时,正是亥时与子时交界,尚未到子时。他们都忽视了,日子少算了一天,今天应该是第五十天了。

  老道抱着瓷翁,老泪纵横。觉得对不住朋友。

  但不一会儿,就破涕为笑了!自言自语的说道:“机缘这东西,不可说!不可说啊!不可强求,不可强求!舍得舍得!能舍才能的啊!老伙计,我就祝你成就一段仙缘。”

  瞎老道这神神叨叨、一悲一喜的,弄得溥勋和三个姑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珍妮弗小声嘀咕:“老爹,不是伤心过度,疯了吧?”

  溥勋和云子心里都为那个老顽童似的白老太太难过伤感,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带着巧英儿,拽上珍妮弗离开了老道的房间。

  第二天,营川的一家进步报纸刊登了一则消息,日军大佐和同屋的少尉一同遭遇雷击身亡,老百姓不敢明目张胆的庆祝,但也是奔走相告,私底下议论,“天杀的小鬼子,遭雷劈了吧!该!”“怎么不多劈死几个!”“雷公电母毕竟是咱中国的神仙!”“真解气!”......

  溥勋看到报纸上的叙述,知道那个一块劈死的日本少尉一定是龟田四郎,想来大概是白老太太意识到雷劫将至,躲不过去了,便拽着龟田四郎一起下了地狱。

  当天夜里,瞎老道把溥勋和三个姑娘叫到了近前,每人给了一挂红线串成的铜钱,数了数,都是七枚。

  老道说道:“今晚我要据传鬼差,要回老刺猬的魂魄!”

  ”遭雷劫不是魂飞魄散吗?“珍妮弗问道。

  “尚有希望!”听这话的意思,老道不愿多聊。溥勋拉住了还想继续追问的珍妮弗,说道:“师傅,需要我们做什么?请尽管吩咐。”

  “你和三个姑娘都面朝外分别守住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个方位,不许回头,不许说话,给你们的铜钱是让你们封住七窍的。我要和鬼差做生意,有为天和,要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觉。明白吗?”老道说的极其严肃认真,溥勋四人连忙点头称是。

  老道没有再说什么!开始忙活着布阵。四个人面朝外各持法器守住八方,他自己守在中间,嘴中念念有词。

  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一道奇冷无比阴风凉气儿在四个人背后生腾起来。

  珍妮弗想要回头,被铜钱紧紧地贴住七窍,除了感觉到冷风外,声音、味道、两眼一摸黑,啥也看不见。

  不只是珍妮弗,就连溥勋也想回头看看这鬼差,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但老道严肃的嘱咐让他没有丝毫违抗的余地。

  老道不惜逆道而行,拘来了鬼差,要回了白老太太的残缺魂魄,装入魂瓶内。

  等做法完毕。溥勋问他,这是何意?

  瞎道士满脸惆怅的答道:“我从前和白老太太一起悟道的时候,曾经听她说起过一个梦,她梦见自己被锁在一个瓷瓶里,埋在了终南山的一棵古松下,被一位地仙老祖给收作了门徒,修成了正果。这也许是先兆吧!”

  瞎老道要护送白老太太的魂瓶去终南山寻找古松,静候机缘

  老道说:“自然山水也充满变化无常,不是心灵永久安放之处,但是通过安住在自然中,可以获得宁静,远离烦恼。是故修行人多隐居在深山,与天地融为一体。终南山,好去处!”

  看他的表情是哀而不伤,如三月春愁,笼罩在青草中的惆怅。

  老道开始不眠不休的将驭龙术中的要义一股脑的都讲给溥勋。

  就这样又耽搁了三天。临分别时,吩咐他在关外勤学苦修,并约定好八年后终南山相见。

  溥勋不免有些不舍,紧紧地攥住老道的手,问道:“师傅,终南山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五,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我们倒时候,到哪里寻你!”

  老道笑了笑,从怀里掏出几张符咒,塞给溥勋:“这几张符你留下,到时候逐次焚化,我自会现身相见。”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一转眼便消失在了远方。

  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回荡:“机缘这东西,不可说!不可说......“

  溥勋和云子、巧英、珍妮弗收拾了行囊。准备回那个小镇子。

  他们按照老道的吩咐,没有坐火车,只是买了匹驮行李的毛驴,步行着往回走,晓行夜宿,住店打尖。自不必多言。

  溥勋按照老道的指点吩咐每寅时一过便起床早课,研读驭龙术,夜里入睡前还要禅定静修一个时辰,打两个小周天。

  就这样一连走了九天,来到了一处叉路口。

  原本岔路到没,恩什么稀奇。可是让人生疑的是,那条宽敞平坦的大路上竟然长满了杂草,虽然依稀看得出道路的模样,但却好像是有很长时间没人行走了。

  而寥寥几个行路之人也都去往一条看上去崎岖难行的小路。

  大家都在纳闷儿,珍妮弗第一个问道:”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为啥都放着大路不走,走小路啊?“

  云子答道:”大概是小路近些吧?“

  这句话被旁边歇脚的一位采药人模样的老汉给听到了,向云子招了招手,小声告诉她说:”姑娘,这不是近,要翻过群山再看到有人烟的地方,这条小路可是比大路还远了一百多里地,得多翻了好几个山头。“

  “这位老哥,可否告诉我们这是为何啊?大家为何舍近求远,弃易而从难啊?”溥勋凑上去问道。

  这个采药人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回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是外乡人,不知道!这条大路上要经过的一个山头,来不知道从哪里了个吃人的妖怪,有一年多了。”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69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