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2章 最俏是红颜

  老道大口的啃着烤肉,不紧不慢的说起那段尘封已久的记忆。

  “我师兄自从在襁褓中便上了山,长到三十岁,除了我和师傅,就没有见过外人!说是不食人间烟火也不为过。这市井间的繁华热闹,也只是听师傅口中讲过,在泛黄的旧书里看过。这次真见着了,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好玩儿,难免流连其间。早把师傅的嘱咐丢到了脑后,接了太监的书信后,并没有即时返回,而去了街市上闲逛。

  偏巧这时候,他偶然间看到一个少女!那姑娘正在一个卖脂粉的小摊前问价,彬彬有礼,软声细语。卖货的婆娘是个面容沧桑,露着黄板牙的村妇,在这相烈的对比下,姑娘更显得水嫩娇艳,一双杏眼更是勾魂摄魄。

  一个生活里只有师徒亲情的壮年男子,就这样一见钟情,义无反顾地喜欢上这位少女。

  但可怜呐!可怜我这位师兄,对人间情爱相好的了解,仅限于偷看了几本师傅的藏书。堪称白纸一张啊!

  他经过多方打听,知道了这位姑娘是西门里刘老爷的千金。

  他竟然学着古书里”执雁而问“的样子,自己抓了两只野鸭子,就贸然上门提亲了!

  结果呢?当然没成啊!他让人家当成浮浪憨傻之人,给轰了出来。连姑娘的面都没有再见过了。

  他悻悻的回了山,整日里是郁郁寡欢。我师傅算出他有情劫,便去问他原委。

  他起初想隐瞒,但看到师傅并没生气,便一五一十的将山下的情形叙述了一遍。我师傅不但没有阻拦他,反而是换了装束,带了丰厚的礼物下山为我师兄找媒婆说亲。

  说来也是机缘不巧,那姑娘已然嫁给了一个致仕还乡的老员外,看着人家已然是明媚正娶,拜堂成亲,虽是老夫少妻但也是和和美美、夫唱妇随。

  我师傅也无能为力,但师兄却耿耿于怀,不能释然,性格也渐渐变的乖张无状,甚至开始研习邪法妖术。

  本门的秘籍,你已经见过,本门道法中对于各种邪法妖术均有详细记载,那是为了做到知己知彼,对付妖邪。但这变相的为师兄提供了便捷的条件。

  师傅心疼他,每日好言抚慰,经常与他整夜里促膝长谈,几番劝诫,师兄倒也收敛了不少。

  但着孽缘经由起了波澜!就在第二年,那老员外就得病死了。听到消息后,我师兄以为自己能枯木逢春,再续前缘。但实在是造化弄人,当我师傅带着师兄满怀欣喜的下山提亲时,却得了个如同晴天霹雳的噩耗。那姑娘的娘家,为了保住自家的贞洁牌坊,这可怜的人儿竟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逼着自缢身亡了。

  我师兄如同从云端直坠地狱,哪受得了这般刺激,便得了疯魔之症。

  师傅为了照顾师兄,专心为他治病,便将本宗密法留给了我,带着师兄躲进了深山修行,我自那时起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但当我发现鬼头刀和这口枯井的时候,就已经猜到,这是我的师兄布设的生死局啊!”

  说着,老道岔开了话题,冲着溥勋说道:“说来奇怪,大概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受了什么诅咒。本门教义里明文订立了一条规矩,那就是本宗只能一脉单传,不求广埠门徒,因为驭龙之术,太过神奇,上可逆天,下可驭民。有为天和,易遭天谴。”

  “所以每一代都会收两个徒弟,而这两个徒弟却总是一邪一正,一存一亡,代代相传,千余年间从来报应不爽。

  ”就像我,也收了两个徒弟,一个是你。另一个你们也见过,那个死在蜂巢里的人就是你师兄。只是可怜我师傅,非要与这种诅咒一试高下,见我二人皆为善良之人,悉心教导,倾囊以授,奈何我师兄竟误在了一个“情”字上,真是宿命难消。“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师父他老人家,肯助他一臂之力,拦下那老员外的亲事,也许我师兄也就能俘获芳心,成就百年之好!而那少女也不致于年纪轻轻就以这种可悲的方式香消玉殒。我也问过师傅,师傅叹了口气,又仰天大笑了一阵,摸着我的头对我说:“执念不消,苦难不已。万事莫强求。此处不报,必有报处。”

  “是啊!我不是也被那还没收入门下的徒弟毒瞎了双眼吗?从那时起,我只能靠着听力和气息感知世界。这些都是我逆天倒运的报应。虽然身怀绝技但不可张扬跋扈,不可随心所欲。但这谁又能做到?就像是有着万贯家财,却只需顿顿食粥。那滋味还不如一穷二白的好啊!我驭龙宗,干得就是这逆天的买卖,为圣灵故,虽九死其犹未悔!“

  ”为师本想就在我这一代绝了这门手艺,但见你坚韧敏达且身负天大的虚累,不入我方地狱,也必入他方地狱。最重要的是,你和我驭龙宗有缘呐!还记得你找到的两块玉佩吗?那是为师许下的一个诺言,集齐”春水秋山者“为关门之徒。”

  说到此处,老道深情的抓住溥勋的手,问道:“孩子,这是你的机缘,也是你的宿命。你怕吗?”

  “师傅,徒儿不怕!您常说,机缘这东西不可说,万事莫强求!既然不可言说,又强求不得,何必处处挂怀呢!不如随它去,就像六祖的偈语,”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老道听完先是一楞,接着喜上眉梢,连面颊都在抖动,一副大喜过往的表情:”好境界啊!好境界!你比为师想的通透!想的明白。“

  说完竟抱着溥勋哭了起来。弄得他和巧英儿既尴尬又同情。

  过了好一会,哭声戛然而止,瞎老道突然抬起头,说道:“你们不想知道我师兄摆的到底是什么邪术阵法?为什么要弄这么个生死之局?”

  溥勋和巧英儿对视了一眼,一脸迷茫的点了点头。

  老道说道:“那倒是问呐?”

  “啊?奥!那为什么?对了,还有那是什么阵法?”溥勋赶忙配合的问到。

  老道捋了捋胡子,缓缓地说道:“既然你这么迫切的问,那我就告诉你,这叫做”魁星俘龙阵“!”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52章 最俏是红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