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草上飞“

  溥勋他们刚刚安顿好了老族长,得了信儿的村民就都来了,扑啦啦跪满了老族长家的院子,一个个满脸的愧疚,而在溥勋看来,愧疚的表情里,更多的是”兔死狐悲“的哀愁。

  是啊!怀里揣着黄澄澄的金子,却只能窝在巴掌大的山沟里,靠着野菜野果为生,离开就等于赴死。老族长儿子的遭遇让这个诅咒变得更加真实,更加恐怖,更加鲜血淋淋。

  村民们都已认定,彪子一定是已经被”草上飞“,破胸取心,做了下酒菜。其实老族长也是如此,只是舐犊情深,让他内心的深处勉强留有一丝渺茫的希望。

  村民们安排了轮流职守,日里夜里都安排了人手侍候老族长。云子每天定时来给老人家把脉、行针。

  与此同时,溥勋等人除掉土匪“草上飞”,营救彪子的计划,已经开始筹谋实施。

  巧英儿找到了村里的老人,打听到了一些”草上飞“的情况。

  据传,刚”起局儿“的时候,”草上飞“与后来的辽西巨匪”杜立三是把兄弟,几个人在破庙里割破手指,把血滴在酒碗里,然后燃香叩拜达摩老祖,这是东北土匪自己的“祖师爷”,他作为十八罗汉之一,相传曾做过“劫富济贫”的事儿。所以被土匪们奉为祖师爷。这就像剃头的拜吕洞宾为祖师爷一样,唱戏的拜唐明皇,只要有一丢丢关系就生拉硬拽,要到就是拉大旗作虎皮的效果。

  喝了血酒后,杜立三领头发誓:“拜过老祖拜过四方,咱哥们今后就起局了,我自个定的规矩,我要遵守,我要横推立压(不守信,不忠,玩女人叫‘压裂子’)我不得好死,我上前方,一枪打死,一炮轰死,喝水呛死,吃饭噎死!”其余的几个都跟着说,”唯独”草上飞“闭口不言,当晚用麻药放酒里撂倒了所有人,盗取了所有的枪支弹药,单蹽了。从而惹翻了杜立三。

  以后每当别人骂他不讲义气,他就说:“我为的是“当响马,快乐多,骑着大马把酒喝,搂着女人吃饽饽”,我他妈要的是实打实的好处。义气?他妈的算个狗屁。”

  当张家寨的人刚逃进山的那会,“草上飞”才刚刚单蹽“起局”。凭着艺高人胆大,一个人一杆枪就敢下山砸窑,更凭着拢共不到五十人的队伍,打败过张作霖的保安队。还凭着杀人吃心得狠辣,在东北的林子里立了名号。大小山头都不敢小瞧。

  因为行动诡秘,来去如风,所以报号”草上飞!“

  溥勋几人通过老辈人的描述,只能知道“草上飞“是个混蛋透顶的畜牲,毕竟30年过去了,年近半百的”草上飞“,现在是个什么成色,谁都不好说。

  经过商量,溥勋决定,先去闯一闯这邪乎的”卸虎岭“,如果能成功,则想办法入伙”草上飞“,探听虚实,找机会营救老族长的儿子。

  说来也奇怪,溥勋四人按照上次巧英儿追老族长的路线一路走来,顺利下了”卸虎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难道这卸虎岭能够认人?只是不叫张家人过岭?这个疑问种进了溥勋的心里。

  出了岭就方便了!

  林子里走了不到5天便遇见了村子,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好遇见村里一家人的孩子也被”草上飞“绑了票,正在找中人交赎金,溥勋用一支怀表作见面礼,就联系到了土匪的中人。这是个附近十里八村有名的媒婆。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这”中人“可不是土匪,或者说他不直接参与绑票抢劫,只负责居中联络,两头受些好处。当然,也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这村子里只有一户是青砖瓦房,就是那媒婆的家,一张柿饼脸扑着厚厚的胭脂水粉,一层层的折子让人看了直起鸡皮疙瘩。

  入了客厅,分宾主落了座,这媒婆见着溥勋的礼物,两眼放光,笑得花枝乱颤,脸上擦得粉”扑扑“的往下掉。

  咧着大嘴,漏着黄板牙,拿腔拿调的说:”答应介绍人入伙可以,但得是女的!“

  ”什么意思?女人进了土匪窝还有好吗?您是开玩笑的吧?“溥勋有些生气。

  媒婆是最会察言观色的,立即解释道:“吆.....您看您!还生气了!得,怪我没说清楚!“

  ”这位爷,您不就是想介绍个自己人入了咱“草上飞”的伙。好攀个高枝,找个靠山,不是吗?“

  溥勋一怔,忙迎合道:”对,您说得对,我们就是这个意思!“

  ”那不就结了!“媒婆嬉皮笑脸的把溥勋送的怀表在袖子上蹭了蹭,又在脸上磨了磨,贱歪歪的说道,

  ”正好,咱们压寨夫人让我给寻摸一个使唤丫头!要是可以。明天就能和我一块上山。“

  媒婆注意到了巧英儿,拿眼皮朝着她一撩,”呵呵,我看您身边的这个姑娘就不错。长得好,人也看着乖巧。“

  溥勋有些犹豫,尚未作答,媒婆接着说:”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入伙的!这要入伙啊!还得胆子大。新人入伙,得先“过堂”。懂吗?”

  溥勋故作单纯的打道:“请您指教!”

  媒婆没应声,低着头砸了下嘴巴,右手的食指和拇指一个劲地搓,

  溥勋立即会意了她的意思,从怀里掏出10枚鹰洋(美国银元),放在桌上,说道:“这是点小意思,权当茶钱,等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吆,您看看!我就说先生您是个痛快人,自然不会亏了我们这跑腿磨嘴皮子的妇道人家。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将银元捧在怀里,一枚一枚的摸索,一付贪婪的嘴脸,让人恶心。

  “指教不敢当!既然您是外行,那我就给您说道说道!”说着话,眼睛依然盯着银元,好像生怕它们会在手里飞走似的。

  “这过堂啊!就是叫要入伙的人在头上顶个葫芦、酒壶之类,朝前走不许回头,走到百步左右,大当家的举枪招呼。只听‘咣’的一声,您猜怎么着?那头上的东西打得细碎。大当家的派人去摸摸他有没有尿裤子。如能挺住就叫‘挺硬’,就可以入伙。”

  ”这哪是姑娘家能去,这事我们,您看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溥勋话没说完,

  巧英儿接话道:”我去。我能行。“

   喜欢驭龙宗道士,欢迎大家收藏我的网站,驭龙宗道士热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第10章 ”草上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